<video id="ie5lt"></video>

          1. <small id="ie5lt"><dl id="ie5lt"></dl></small>
            <u id="ie5lt"><address id="ie5lt"></address></u>

            呂不韋及他的后代之謎

              中華姓氏網 2019年2月28日 萬家姓

            呂不韋一支在漢時的遷播傳系很詭迷,存在多種說詞。

             一、非呂不韋一支的呂氏譜牒說呂不韋僅有一女,秦始皇是他兒子。此說不足以采信。結合多家呂不韋支譜牒分析,呂吻、呂惠不會是呂不伐之子而應是呂不韋之子,呂吻可能就是呂蜴。因這些族牒說呂不韋無子,就將呂吻、呂惠移入呂不伐名下了。

              二、呂不韋一支的族譜說呂不韋生呂蜴、呂惠二子。呂不韋死后,呂蜴遷蜀,呂惠繁衍為呂文和及后來的西涼皇帝呂光這一支。

              《晉書》說:“呂光,字世明,略陽氐人也。其先呂文和,漢文帝初,自沛避難徙焉。世為酋豪。父婆樓,佐命苻堅,官至太尉”從這段文字分析,漢文帝初正是呂雉死后誅呂時期,沛地又洽好是呂文一支發祥之地,漢文帝時是不可能追究呂不韋的隔朝舊案,呂文和避難應該是避誅呂之難。從時間、地點,遷徙原因三方面看,呂文和應該是呂雉一族。

              有人認為呂雉大封其族子弟為王為候時,呂文和并沒有封候,呂文和應不是呂雉一族。此觀點忽略了西漢初并非只要是呂雉近族之人均可封王候。呂氏被封王候一是本人有戰功,二是子女承父萌封子候。呂文和與父親無有戰功自然不在封候之例。所以,并不能以此證實呂文和非呂雉一族。


              但是,《晉書》以上所言也不能完全排除呂文和是呂不韋之孫。也有可能趁秦漢交替的戰亂,呂惠或呂文和(呂惠與呂文和之間是否還有一代難定論)從巴蜀來到沛地投靠呂雉一族,誅呂事起呂文和“自沛避難徙焉”。

              呂文和屬是第一支呂雉還是第三支呂不韋,目前尚介于兩可之間,只能認定呂蜴確實是呂不韋后裔。

              三、誰真是呂不韋的后裔。從史書上看呂不韋后裔遷巴蜀確切無疑。《華容國志》說公元前235年秦始皇“徙呂不韋舍人萬家于房陵(今湖北省房縣),以其隘地也”。這個說法有些夸大其詞了。秦時一縣戶數不過三千,遷萬家于房陵不亞于現在遷徙一個地級市的人口。以秦時財力、路況和運輸工具看,想在很短時間一下子遷移流放呂不韋舍人萬家于房陵實難成行。所以,被流放于房陵的只能是呂不韋的近族子弟,不會達萬家。


              呂不韋后裔遷巴蜀后如何繁衍呢?估計南越丞相呂嘉是其后裔。西漢武帝時,呂嘉做過三位南越(今廣東省番禺一帶)國王的丞相(他和呂雉侄孫呂嘉是兩個人)。呂嘉宗族在南越國做長史的有七十多人,男的都娶國王的公主作妻子,女的都嫁給王子和王宗室的人。他在南越國很有權威,人民都信任他,在民心方面勝過國王。南越王想歸順西漢,他多次勸阻不果就背叛了南越王,和弟弟領兵殺死南越王及太后,同西漢的派遣軍作戰,公元前111年兵敗后被殺。

            從公元前236年呂不韋族人遷巴蜀到公元前111年呂嘉被殺,這一百二十五年間呂不韋后裔足以繁衍四五代人,又依據《華陽國志》:“武帝渡瀾滄水,置不韋縣(今云南省保山市一帶),徙南越相呂嘉家族以實之。名曰不韋,彰其先惡行也。”這支人馬應是呂不韋之子呂蜴遷蜀的后裔,從而呂嘉是呂蜴一脈無誤。


            呂嘉后裔于兩漢時在不韋縣繁衍生息,公元前86年夏季,益州(今天的四川盆地和漢中盆地一帶)所屬二十四個夷人村寨三萬余人全部背叛漢朝。漢朝廷派水衡都尉呂破胡(又名呂辟胡)招募官吏和百姓從軍,又征調犍為、蜀郡的武勇精壯之人前往征討,大破叛軍。呂破胡是否是其后裔不詳。

              到三國時有后裔不韋縣人呂凱揚名青史。呂不韋的后裔于兩漢時在川蜀繁衍生息,到三國時有后裔呂凱一脈揚名青史。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