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dacda"></button>

  • <em id="dacda"></em>
    <progress id="dacda"><track id="dacda"></track></progress>

      1. 【鮑氏家譜源流】群賢畢至 譜牒生輝

          中華鮑氏網 2019年6月6日 鮑訓相


                            群賢畢至 譜牒生輝

                                          鮑訓相

        編者按 族史研究會的主旨是族史研究,今年五月棠樾譜牒研討會就是最實際的族史研討活動,并且解決了最迫切而實際的族史懸案,反映了廣大宗親的愿望和心聲。一年一度的宗親大會,暢敘了親情,擴大了輿論,如果再多一點族史研究就更加完美了。

           棠樾是南方諸多鮑氏的根,棠樾支系始祖是誰,是個重大問題,這次得到了較好地解決,是我鮑氏之大幸也!俊勝、世長、鮑雷諸位賢達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嘔心瀝血,埋頭苦干,終成正果,可敬可佩!惟望今后多一些埋頭苦干的人,多一些切實研究族史的專題會議,則鮑氏族史研究前途有望!則各支系來龍去脈清晰可期!則我廣大鮑氏敬宗睦族的心愿可及!愿我們共勉!


           5月17--19日,棠樾鮑氏外遷幾個支系的后裔代表,匯聚故里棠樾,開了一個小型的譜牒研討會。

           早在幾年前,俊盛即有此提議,經過與棠樾鮑氏宗親的多次溝通,今年終于如愿。17日,我和睢寧俊盛、揚州義平、泗縣從管,還有繁昌的道軍夫婦一行六人,17日來到歙縣棠樾,參加棠樾三族譜訂正及有關譜牒和歷史人物的討論會。18日,我們在鮑利民家吃過早飯出門,初夏的皖南山青水秀,綠樹蔥籠。金燦燦的陽光照射在棠樾村的牌坊群上,熠熠生輝。我們一行六人在利民的帶領下來到位于棠樾古民居中的鮑氏始祖墓園。懷著無比虔誠與崇敬,我們集體在始祖墓前向榮公三躹躬。我們緬懷始祖,追溯明德,并瞻仰了尋根碑園,慈孝墻。尋根碑已布滿尋根園,每年都有各地鮑氏宗親集體來此尋根,給該園增添新碑。鮑家文化傳承更加深入人心,大家心情無比舒暢。作為鮑氏人文發祥地之一,棠樾更有魅力與凝聚力了,棠樾鮑氏也更有自豪感和使命感了。

           按照事先的約定,我們集體來到鮑世長家里,他和兒子有余熱情地接待我們。出席討論會的還有棠樾鮑氏文化研究會負責人鮑任之和歙縣文物局鮑雷。

           本次討論會主要目的,是要理清三個問題。一:棠樾鮑氏始祖是鮑榮還是鮑仁榮?二:棠樾始祖榮公是新安鮑氏始祖弘公的第幾代孫?三:誰是新安鮑氏真正的始祖?俊盛把他多年研究成果寫成了三篇文章。道軍帶來了繁昌橫溪鮑氏家譜,世長搬出了棠樾鮑氏三族宗譜,俊盛帶來了睢寧存德堂鮑氏支譜、新安上村鮑氏宗譜,義平帶來了自己整理的本支譜系以及歙南漳坑鮑氏譜系,還有好多其他鮑氏譜系,如棠樾存愛堂譜、宣忠堂譜、池州香山鮑氏家譜、績溪上村鮑氏家譜……林林總總,琳瑯滿目。大家相互翻閱,核對印證。多譜清晣地表明,鮑仁榮是新安始祖弘公廿一世孫,其父是廿世鮑思誠,因官遷居休寧,其兄仁烜又隨父移官遷居南昌,現有南昌云溪鮑氏宗譜為證。仁榮公從休寧回遷棠樾,是為新安鮑氏廿一世,是北宋淳化年間人。因此有些家譜把鮑仁榮當做棠樾始祖鮑榮,有的把鮑榮與鮑仁榮混為一人的提法是錯誤的,應該予以更正。鮑榮是弘公廿六世孫,南宋時期人,其父汝萊公攜長子燮遷居皖蘇邊境池山,以務農為生,榮公即是燮公之弟,以文學起家,在棠樾購基建書園辦學堂,有欲遷之志而未逮,至其曾孫居安居美二公正式由歙縣郡西門舉家遷至棠樾,居仁公遷蜀源(為母守墓),其后裔有遷巖鎮。所以棠樾、蜀源、巖鎮三族共尊鮑榮為始祖,至清乾隆年間,修有棠樾鮑氏三族宗譜,所以鮑榮才是真正的棠樾始祖。

           關于新安鮑氏,始祖究竟是誰,各譜也表述不一。絕大多數包括棠樾三族譜都清楚記載,伸公于晉太康年間(公元280一290年)奉敕鎮守新安。其子為泉公,其孫鮑弘于晉咸和年間(公元326一335年)任新安太守,舉家遷歙,為新安鮑氏始祖。認為伸公首官新安當為新安鮑始祖的提法是不妥當的。這幾個問題理清以后,統一認識,這就為今后順利編寫各地從棠樾遷出乃至歙縣遷出鮑氏之譜奠定了基礎。俊盛熱心于鮑氏家譜的搜集整理,通過幾十年的刻苦鉆研,凡各地已收集到的鮑氏家譜50余部,他都能如數家珍。對各支系從源流到遷徙、發展都了然于胸,并有許多精辟的見解。揚州鮑義平2015年才參加族史研究會活動,但沉甸甸的責任與擔當讓他忘我地投入到歙縣深渡鎮漳坑鮑氏宗譜的搜集整理工作之中,把文革中中斷的家譜續寫成篇,把現存的深渡鮑氏族人全部納入譜中。安徽繁昌縣道軍編譜很有經驗,他手繪一張橫溪鮑氏世系圖(七世)線條分明,各支各房繁衍狀況一目了然,并巧妙地利用顏色差,把嫡親過繼等關系區分得清清楚楚。

           今年七十七歲高齡的鮑世長,是一位辛耕勤耘的鮑氏文化的傳播人。他是繼鮑樹民之后又一部棠樾鮑氏文化的活字典。他是棠樾五世同堂存愛堂后人,一直居住在棠樾。對鮑氏文化與牌坊群的研究有獨到的功夫與成就。七座牌坊從明初1368年建慈孝里坊到清嘉慶25年(1820年)建鮑漱芳、鮑均樂善好施坊共經歷了452年的漫長過程,每座牌坊間隔多少年他都有清晰記錄。尤為難得的是他整理了厚厚一本《棠樾鮑氏三族譜各支派外遷各地匯集》供查詢用。詳細記錄了各支派什么年代由什么人遷居什么地方,大大方便了前往棠樾尋根問祖的各地鮑氏宗親,為他們提供有價值的第一手資料。他繪畫功夫也令人驚嘆。他親手繪畫的始祖榮公畫像及兵部侍郎(追贈工部尚書)鮑象賢畫像不知贈人多少張。榮公畫像慈眉善目,溫文爾雅,天庭飽滿,美髯垂胸。象賢公頭戴官帽,身著官服,手握笏板,一派正直勇武之像!他在查閱大量歷史資料基礎上手繪了一張宣忠堂復原平面圖,對于研究處于鼎盛時期的鮑氏文化和繁榮景象具有重要意義。

           畢業于東南大學建筑系的鮑雷,是歙縣文物局的技術骨干,工作很忙。但他對鮑氏文化研究的執著與貢獻卻令人感動。除了和他父親鮑樹民共同出版好幾本介紹棠樾文化專著及古徽建筑叢書外,還熱心于鮑氏宗譜搜集整理。歙西高山鮑氏宗譜、祁門石門源鮑氏支譜就是他收集到的。他用了近三年時間把厚厚二十本棠樾三族譜一字不漏地按照原排版狀況重新打出來,超過80萬字。很多字康熙字典里都查不出來,他就把字按部首邊傍分解重新組合,于今年3月打完。與會人員一致贊同申報族史研究總會,重刊印刷棠樾三族譜,以滿足成千上萬棠樾鮑氏后人研究與編寫家譜需要。

           19日晚8時許,我們在討論本次會議心得與收獲之際,俊盛問利民有沒有績溪鮑家人的聯系方式。利民說有,他隨即給績溪鮑占勝宗親打了個電話,詢問上村鮑的有關情況。聽到占勝說他手里有一部民國版上村鮑氏家譜,俊盛、道軍立即詢問是否可以就去看看?占勝說當然可以。利民開夜車帶著俊盛與道軍行程56公里,趕到占勝家。占勝拿出民國版的績溪上村鮑氏家譜,一共四卷,俊盛將帶去的兩本上村鮑氏譜(清朝道光年間版)進行比對,相互參證。掃描,拍攝,又工作了兩個小時。當他們心滿意足趕回棠樾,已是半夜一點多了。道光版家譜中有缺頁,后面幾個人不知去向,這次都在民國版上村鮑氏譜里找到。這真是一個意外收獲。                                  

                                                                             2019.6.



        分享按鈕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