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dacda"></button>

  • <em id="dacda"></em>
    <progress id="dacda"><track id="dacda"></track></progress>

      1. 【鮑氏文化古跡】河間叔牙文苑背后2700年的緣分

          中華鮑氏網 2019年6月23日 網絡


        河間叔牙文苑背后2700年的緣分

        史說河間 4月10日

           4月10日的《燕趙都市報》以《河間“叔牙文苑”開館 作家莫言題字》為題,報道了河間瀛海園內新景點的故事。

           本報滄州電(通訊員許寶峰 記者代晴)4月1日,河間市“叔牙文苑”正式對外開放,其中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牌匾由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清明小長假期間,“叔牙文苑”吸引了眾多游客前來參觀,日接待游客近千人次,成為河間市游覽景觀新熱點。

               

           河間瀛海園內一處新添的景點,為何會引起全省主流媒體的關注?其實,最讓人感懷的,是2700年前的一段歷史故事,與河間古郡牽連在了一起。

           鮑叔牙(前723年或前716年—前644年),姒姓,鮑氏,名叔牙,潁上(今屬安徽)人,春秋時期齊國大夫。 說起鮑叔牙,就不能不提管仲。兩人少年時就是好友,用現在的說法,叫“發小”,后來又同時在齊國為官。可惜兩人各為其主,鮑叔牙跟隨齊襄公之弟、公子小白,而管仲跟隨襄公的另一個弟弟公子糾。

        河間叔牙文苑鮑叔牙像。

           齊襄公荒淫無道被大臣誅殺,公子小白和公子糾為爭奪君位而激烈內斗。關鍵時刻,管仲一箭射中小白身上的銅制衣帶鉤,小白趁勢裝死,騙過管仲,率先趕到都城,立為國君,是為齊桓公。齊桓公即位,馬上封鮑叔牙為宰相,鮑叔牙卻力辭不就,并舉薦管仲為宰相。當初,齊桓公差點就被管仲一箭射死,當不成國君,恨還來不及,豈能任他為相?

           但在鮑叔牙的勸說下,齊桓公不記前嫌,任命管仲為宰相。正是有了管仲,齊桓公才能“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五霸之首。管仲受到重用,鮑叔牙也因知人善任、舉薦之功而倍受尊重。后人以管鮑之交形容鮑叔牙與管仲的這種君子之交。

        河間叔牙文苑“管鮑之交”

           齊桓公封鮑叔牙于束州(今河間束城),鮑叔牙病故后葬于束州封地。在今天的束城鎮區北部,有一座高大土丘,相傳為鮑叔牙墓地。

                 

                  束城鮑叔牙墓地,當地人稱為磨盤山。

           據一位鮑姓族人介紹,墓地最早為圓方形,分上中下三層,象三塊羅列的磨盤,故稱磨盤山。后來雖僅見土丘,但土極堅韌,久經沖刷而不坍塌。而鮑氏在束城已世居幾十代,視鮑墓為祖墓,曾于墓前建鮑叔牙祠堂一座,因年代久遠而傾頹。此外,在束城鎮,圍繞磨盤山,還流傳著幾個類似聊齋故事的古代傳說,可見其歷史之悠久。

           其后,束州在西漢正式成為縣治,最早屬渤海郡,后劃入河間郡。隋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改名為束城,因位于古易水、高河南北分流區域,如兩條帶子約束全城而得名。北宋熙寧六年(公元1073年)改為鎮治,后納入河間縣版圖。

           2017年11月11日,鮑氏后人在河間束城舉行盛大紀念活動,紀念鮑叔牙誕辰2745周年。著名表演藝術家鮑國安擔任祭奠儀式主祭人并致祝文。中華鮑氏族史研究總會會長鮑詩度在公祭大會上作《弘揚叔牙賢德精神助力中華文化復興》的發言,他深情地說“叔牙公是我們的二始祖,我們的身上,儲存著相同的靈魂記,我們都是叔牙公的后裔;我們的思想,傳遞著同樣的信息,管鮑之交、管鮑分金文化;我們的家族,沐浴著春一般的氣息,舉賢若能是我們的優良家風”

           從此后,河間古城成為全球鮑氏后人倍感親切的“第二故鄉”。河間瀛海園的“叔牙文苑”,既是鮑叔牙的紀念,更是展示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面窗口。“叔牙文苑”坐落于河間市瀛州公園之瀛海園內,就是以春秋戰國時期齊國大夫鮑叔牙名字命名的文博園。

           主樓和東西配房共有四個專題藏品展示區,其中:主樓賢德樓二樓樹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在歷史上的影響,以及他與河間的歷史淵源;一樓恒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東配房齊風廣韻主要展示的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吉祥文化。西配房希賢書屋主要擺放了一些古代文房的擺設,激勵人們向圣賢學習,見賢思齊,做個有作為、對國家和社會有貢獻的人。“叔牙文苑”內所有藏品均由鮑氏后人民俗收藏家鮑國忠先生提供。

           另外,在二樓樹德堂內,有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匾額,是由我國當代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除了“管鮑之交”,關于鮑叔牙的成語還有“勿忘在莒”“管鮑分金”等,這些成語、典故傳承兩千多年,每個朝代、每個歷史階段都沒有中斷。

           遙想當年,管仲病重,齊桓公有意以鮑叔牙接替管仲為相,管仲卻說鮑叔牙善惡過于分明,不適合為相。有人將此話轉告,覺得鮑叔牙肯定氣得大罵管仲忘恩負義。誰知鮑叔牙聽了卻很高興,說“管仲忠于國家,沒有私心。這正是我推薦他為相的原因”。朋友做到這個份上,真算得上知音了。(本文未經允許,謝絕他人轉載)

           一座叔牙文苑,不妨是河間古郡2700年歷史的鮮活見證,更成為展示河間地域歷史文化的一個窗口,是河間頗具歷史文化含量的一個旅游景點。更讓人期盼的是,有了全球鮑氏族人與河間2700年的這段緣分,必定為河間文化旅游事業的繁榮與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注入強大的動力!

           為叔牙文苑點贊,為家鄉加油!


        ,

        河間叔牙文苑背后2700年的緣分

        史說河間 4月10日

           4月10日的《燕趙都市報》以《河間“叔牙文苑”開館 作家莫言題字》為題,報道了河間瀛海園內新景點的故事。

           本報滄州電(通訊員許寶峰 記者代晴)4月1日,河間市“叔牙文苑”正式對外開放,其中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牌匾由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清明小長假期間,“叔牙文苑”吸引了眾多游客前來參觀,日接待游客近千人次,成為河間市游覽景觀新熱點。

               

           河間瀛海園內一處新添的景點,為何會引起全省主流媒體的關注?其實,最讓人感懷的,是2700年前的一段歷史故事,與河間古郡牽連在了一起。

           鮑叔牙(前723年或前716年—前644年),姒姓,鮑氏,名叔牙,潁上(今屬安徽)人,春秋時期齊國大夫。 說起鮑叔牙,就不能不提管仲。兩人少年時就是好友,用現在的說法,叫“發小”,后來又同時在齊國為官。可惜兩人各為其主,鮑叔牙跟隨齊襄公之弟、公子小白,而管仲跟隨襄公的另一個弟弟公子糾。

        河間叔牙文苑鮑叔牙像。

           齊襄公荒淫無道被大臣誅殺,公子小白和公子糾為爭奪君位而激烈內斗。關鍵時刻,管仲一箭射中小白身上的銅制衣帶鉤,小白趁勢裝死,騙過管仲,率先趕到都城,立為國君,是為齊桓公。齊桓公即位,馬上封鮑叔牙為宰相,鮑叔牙卻力辭不就,并舉薦管仲為宰相。當初,齊桓公差點就被管仲一箭射死,當不成國君,恨還來不及,豈能任他為相?

           但在鮑叔牙的勸說下,齊桓公不記前嫌,任命管仲為宰相。正是有了管仲,齊桓公才能“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五霸之首。管仲受到重用,鮑叔牙也因知人善任、舉薦之功而倍受尊重。后人以管鮑之交形容鮑叔牙與管仲的這種君子之交。

        河間叔牙文苑“管鮑之交”

           齊桓公封鮑叔牙于束州(今河間束城),鮑叔牙病故后葬于束州封地。在今天的束城鎮區北部,有一座高大土丘,相傳為鮑叔牙墓地。

                 

                  束城鮑叔牙墓地,當地人稱為磨盤山。

           據一位鮑姓族人介紹,墓地最早為圓方形,分上中下三層,象三塊羅列的磨盤,故稱磨盤山。后來雖僅見土丘,但土極堅韌,久經沖刷而不坍塌。而鮑氏在束城已世居幾十代,視鮑墓為祖墓,曾于墓前建鮑叔牙祠堂一座,因年代久遠而傾頹。此外,在束城鎮,圍繞磨盤山,還流傳著幾個類似聊齋故事的古代傳說,可見其歷史之悠久。

           其后,束州在西漢正式成為縣治,最早屬渤海郡,后劃入河間郡。隋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改名為束城,因位于古易水、高河南北分流區域,如兩條帶子約束全城而得名。北宋熙寧六年(公元1073年)改為鎮治,后納入河間縣版圖。

           2017年11月11日,鮑氏后人在河間束城舉行盛大紀念活動,紀念鮑叔牙誕辰2745周年。著名表演藝術家鮑國安擔任祭奠儀式主祭人并致祝文。中華鮑氏族史研究總會會長鮑詩度在公祭大會上作《弘揚叔牙賢德精神助力中華文化復興》的發言,他深情地說“叔牙公是我們的二始祖,我們的身上,儲存著相同的靈魂記,我們都是叔牙公的后裔;我們的思想,傳遞著同樣的信息,管鮑之交、管鮑分金文化;我們的家族,沐浴著春一般的氣息,舉賢若能是我們的優良家風”

           從此后,河間古城成為全球鮑氏后人倍感親切的“第二故鄉”。河間瀛海園的“叔牙文苑”,既是鮑叔牙的紀念,更是展示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面窗口。“叔牙文苑”坐落于河間市瀛州公園之瀛海園內,就是以春秋戰國時期齊國大夫鮑叔牙名字命名的文博園。

           主樓和東西配房共有四個專題藏品展示區,其中:主樓賢德樓二樓樹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在歷史上的影響,以及他與河間的歷史淵源;一樓恒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東配房齊風廣韻主要展示的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吉祥文化。西配房希賢書屋主要擺放了一些古代文房的擺設,激勵人們向圣賢學習,見賢思齊,做個有作為、對國家和社會有貢獻的人。“叔牙文苑”內所有藏品均由鮑氏后人民俗收藏家鮑國忠先生提供。

           另外,在二樓樹德堂內,有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匾額,是由我國當代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除了“管鮑之交”,關于鮑叔牙的成語還有“勿忘在莒”“管鮑分金”等,這些成語、典故傳承兩千多年,每個朝代、每個歷史階段都沒有中斷。

           遙想當年,管仲病重,齊桓公有意以鮑叔牙接替管仲為相,管仲卻說鮑叔牙善惡過于分明,不適合為相。有人將此話轉告,覺得鮑叔牙肯定氣得大罵管仲忘恩負義。誰知鮑叔牙聽了卻很高興,說“管仲忠于國家,沒有私心。這正是我推薦他為相的原因”。朋友做到這個份上,真算得上知音了。(本文未經允許,謝絕他人轉載)

           一座叔牙文苑,不妨是河間古郡2700年歷史的鮮活見證,更成為展示河間地域歷史文化的一個窗口,是河間頗具歷史文化含量的一個旅游景點。更讓人期盼的是,有了全球鮑氏族人與河間2700年的這段緣分,必定為河間文化旅游事業的繁榮與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注入強大的動力!

           為叔牙文苑點贊,為家鄉加油!


        ,

        河間叔牙文苑背后2700年的緣分

        史說河間 4月10日

           4月10日的《燕趙都市報》以《河間“叔牙文苑”開館 作家莫言題字》為題,報道了河間瀛海園內新景點的故事。

           本報滄州電(通訊員許寶峰 記者代晴)4月1日,河間市“叔牙文苑”正式對外開放,其中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牌匾由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清明小長假期間,“叔牙文苑”吸引了眾多游客前來參觀,日接待游客近千人次,成為河間市游覽景觀新熱點。

               

           河間瀛海園內一處新添的景點,為何會引起全省主流媒體的關注?其實,最讓人感懷的,是2700年前的一段歷史故事,與河間古郡牽連在了一起。

           鮑叔牙(前723年或前716年—前644年),姒姓,鮑氏,名叔牙,潁上(今屬安徽)人,春秋時期齊國大夫。 說起鮑叔牙,就不能不提管仲。兩人少年時就是好友,用現在的說法,叫“發小”,后來又同時在齊國為官。可惜兩人各為其主,鮑叔牙跟隨齊襄公之弟、公子小白,而管仲跟隨襄公的另一個弟弟公子糾。

        河間叔牙文苑鮑叔牙像。

           齊襄公荒淫無道被大臣誅殺,公子小白和公子糾為爭奪君位而激烈內斗。關鍵時刻,管仲一箭射中小白身上的銅制衣帶鉤,小白趁勢裝死,騙過管仲,率先趕到都城,立為國君,是為齊桓公。齊桓公即位,馬上封鮑叔牙為宰相,鮑叔牙卻力辭不就,并舉薦管仲為宰相。當初,齊桓公差點就被管仲一箭射死,當不成國君,恨還來不及,豈能任他為相?

           但在鮑叔牙的勸說下,齊桓公不記前嫌,任命管仲為宰相。正是有了管仲,齊桓公才能“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五霸之首。管仲受到重用,鮑叔牙也因知人善任、舉薦之功而倍受尊重。后人以管鮑之交形容鮑叔牙與管仲的這種君子之交。

        河間叔牙文苑“管鮑之交”

           齊桓公封鮑叔牙于束州(今河間束城),鮑叔牙病故后葬于束州封地。在今天的束城鎮區北部,有一座高大土丘,相傳為鮑叔牙墓地。

                 

                  束城鮑叔牙墓地,當地人稱為磨盤山。

           據一位鮑姓族人介紹,墓地最早為圓方形,分上中下三層,象三塊羅列的磨盤,故稱磨盤山。后來雖僅見土丘,但土極堅韌,久經沖刷而不坍塌。而鮑氏在束城已世居幾十代,視鮑墓為祖墓,曾于墓前建鮑叔牙祠堂一座,因年代久遠而傾頹。此外,在束城鎮,圍繞磨盤山,還流傳著幾個類似聊齋故事的古代傳說,可見其歷史之悠久。

           其后,束州在西漢正式成為縣治,最早屬渤海郡,后劃入河間郡。隋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改名為束城,因位于古易水、高河南北分流區域,如兩條帶子約束全城而得名。北宋熙寧六年(公元1073年)改為鎮治,后納入河間縣版圖。

           2017年11月11日,鮑氏后人在河間束城舉行盛大紀念活動,紀念鮑叔牙誕辰2745周年。著名表演藝術家鮑國安擔任祭奠儀式主祭人并致祝文。中華鮑氏族史研究總會會長鮑詩度在公祭大會上作《弘揚叔牙賢德精神助力中華文化復興》的發言,他深情地說“叔牙公是我們的二始祖,我們的身上,儲存著相同的靈魂記,我們都是叔牙公的后裔;我們的思想,傳遞著同樣的信息,管鮑之交、管鮑分金文化;我們的家族,沐浴著春一般的氣息,舉賢若能是我們的優良家風”

           從此后,河間古城成為全球鮑氏后人倍感親切的“第二故鄉”。河間瀛海園的“叔牙文苑”,既是鮑叔牙的紀念,更是展示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面窗口。“叔牙文苑”坐落于河間市瀛州公園之瀛海園內,就是以春秋戰國時期齊國大夫鮑叔牙名字命名的文博園。

           主樓和東西配房共有四個專題藏品展示區,其中:主樓賢德樓二樓樹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在歷史上的影響,以及他與河間的歷史淵源;一樓恒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東配房齊風廣韻主要展示的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吉祥文化。西配房希賢書屋主要擺放了一些古代文房的擺設,激勵人們向圣賢學習,見賢思齊,做個有作為、對國家和社會有貢獻的人。“叔牙文苑”內所有藏品均由鮑氏后人民俗收藏家鮑國忠先生提供。

           另外,在二樓樹德堂內,有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匾額,是由我國當代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除了“管鮑之交”,關于鮑叔牙的成語還有“勿忘在莒”“管鮑分金”等,這些成語、典故傳承兩千多年,每個朝代、每個歷史階段都沒有中斷。

           遙想當年,管仲病重,齊桓公有意以鮑叔牙接替管仲為相,管仲卻說鮑叔牙善惡過于分明,不適合為相。有人將此話轉告,覺得鮑叔牙肯定氣得大罵管仲忘恩負義。誰知鮑叔牙聽了卻很高興,說“管仲忠于國家,沒有私心。這正是我推薦他為相的原因”。朋友做到這個份上,真算得上知音了。(本文未經允許,謝絕他人轉載)

           一座叔牙文苑,不妨是河間古郡2700年歷史的鮮活見證,更成為展示河間地域歷史文化的一個窗口,是河間頗具歷史文化含量的一個旅游景點。更讓人期盼的是,有了全球鮑氏族人與河間2700年的這段緣分,必定為河間文化旅游事業的繁榮與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注入強大的動力!

           為叔牙文苑點贊,為家鄉加油!


        ,

        河間叔牙文苑背后2700年的緣分

        史說河間 4月10日

           4月10日的《燕趙都市報》以《河間“叔牙文苑”開館 作家莫言題字》為題,報道了河間瀛海園內新景點的故事。

           本報滄州電(通訊員許寶峰 記者代晴)4月1日,河間市“叔牙文苑”正式對外開放,其中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牌匾由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清明小長假期間,“叔牙文苑”吸引了眾多游客前來參觀,日接待游客近千人次,成為河間市游覽景觀新熱點。

               

           河間瀛海園內一處新添的景點,為何會引起全省主流媒體的關注?其實,最讓人感懷的,是2700年前的一段歷史故事,與河間古郡牽連在了一起。

           鮑叔牙(前723年或前716年—前644年),姒姓,鮑氏,名叔牙,潁上(今屬安徽)人,春秋時期齊國大夫。 說起鮑叔牙,就不能不提管仲。兩人少年時就是好友,用現在的說法,叫“發小”,后來又同時在齊國為官。可惜兩人各為其主,鮑叔牙跟隨齊襄公之弟、公子小白,而管仲跟隨襄公的另一個弟弟公子糾。

        河間叔牙文苑鮑叔牙像。

           齊襄公荒淫無道被大臣誅殺,公子小白和公子糾為爭奪君位而激烈內斗。關鍵時刻,管仲一箭射中小白身上的銅制衣帶鉤,小白趁勢裝死,騙過管仲,率先趕到都城,立為國君,是為齊桓公。齊桓公即位,馬上封鮑叔牙為宰相,鮑叔牙卻力辭不就,并舉薦管仲為宰相。當初,齊桓公差點就被管仲一箭射死,當不成國君,恨還來不及,豈能任他為相?

           但在鮑叔牙的勸說下,齊桓公不記前嫌,任命管仲為宰相。正是有了管仲,齊桓公才能“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五霸之首。管仲受到重用,鮑叔牙也因知人善任、舉薦之功而倍受尊重。后人以管鮑之交形容鮑叔牙與管仲的這種君子之交。

        河間叔牙文苑“管鮑之交”

           齊桓公封鮑叔牙于束州(今河間束城),鮑叔牙病故后葬于束州封地。在今天的束城鎮區北部,有一座高大土丘,相傳為鮑叔牙墓地。

                 

                  束城鮑叔牙墓地,當地人稱為磨盤山。

           據一位鮑姓族人介紹,墓地最早為圓方形,分上中下三層,象三塊羅列的磨盤,故稱磨盤山。后來雖僅見土丘,但土極堅韌,久經沖刷而不坍塌。而鮑氏在束城已世居幾十代,視鮑墓為祖墓,曾于墓前建鮑叔牙祠堂一座,因年代久遠而傾頹。此外,在束城鎮,圍繞磨盤山,還流傳著幾個類似聊齋故事的古代傳說,可見其歷史之悠久。

           其后,束州在西漢正式成為縣治,最早屬渤海郡,后劃入河間郡。隋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改名為束城,因位于古易水、高河南北分流區域,如兩條帶子約束全城而得名。北宋熙寧六年(公元1073年)改為鎮治,后納入河間縣版圖。

           2017年11月11日,鮑氏后人在河間束城舉行盛大紀念活動,紀念鮑叔牙誕辰2745周年。著名表演藝術家鮑國安擔任祭奠儀式主祭人并致祝文。中華鮑氏族史研究總會會長鮑詩度在公祭大會上作《弘揚叔牙賢德精神助力中華文化復興》的發言,他深情地說“叔牙公是我們的二始祖,我們的身上,儲存著相同的靈魂記,我們都是叔牙公的后裔;我們的思想,傳遞著同樣的信息,管鮑之交、管鮑分金文化;我們的家族,沐浴著春一般的氣息,舉賢若能是我們的優良家風”

           從此后,河間古城成為全球鮑氏后人倍感親切的“第二故鄉”。河間瀛海園的“叔牙文苑”,既是鮑叔牙的紀念,更是展示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面窗口。“叔牙文苑”坐落于河間市瀛州公園之瀛海園內,就是以春秋戰國時期齊國大夫鮑叔牙名字命名的文博園。

           主樓和東西配房共有四個專題藏品展示區,其中:主樓賢德樓二樓樹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在歷史上的影響,以及他與河間的歷史淵源;一樓恒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東配房齊風廣韻主要展示的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吉祥文化。西配房希賢書屋主要擺放了一些古代文房的擺設,激勵人們向圣賢學習,見賢思齊,做個有作為、對國家和社會有貢獻的人。“叔牙文苑”內所有藏品均由鮑氏后人民俗收藏家鮑國忠先生提供。

           另外,在二樓樹德堂內,有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匾額,是由我國當代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除了“管鮑之交”,關于鮑叔牙的成語還有“勿忘在莒”“管鮑分金”等,這些成語、典故傳承兩千多年,每個朝代、每個歷史階段都沒有中斷。

           遙想當年,管仲病重,齊桓公有意以鮑叔牙接替管仲為相,管仲卻說鮑叔牙善惡過于分明,不適合為相。有人將此話轉告,覺得鮑叔牙肯定氣得大罵管仲忘恩負義。誰知鮑叔牙聽了卻很高興,說“管仲忠于國家,沒有私心。這正是我推薦他為相的原因”。朋友做到這個份上,真算得上知音了。(本文未經允許,謝絕他人轉載)

           一座叔牙文苑,不妨是河間古郡2700年歷史的鮮活見證,更成為展示河間地域歷史文化的一個窗口,是河間頗具歷史文化含量的一個旅游景點。更讓人期盼的是,有了全球鮑氏族人與河間2700年的這段緣分,必定為河間文化旅游事業的繁榮與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注入強大的動力!

           為叔牙文苑點贊,為家鄉加油!


        ,

        河間叔牙文苑背后2700年的緣分

        史說河間 4月10日

           4月10日的《燕趙都市報》以《河間“叔牙文苑”開館 作家莫言題字》為題,報道了河間瀛海園內新景點的故事。

           本報滄州電(通訊員許寶峰 記者代晴)4月1日,河間市“叔牙文苑”正式對外開放,其中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牌匾由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清明小長假期間,“叔牙文苑”吸引了眾多游客前來參觀,日接待游客近千人次,成為河間市游覽景觀新熱點。

               

           河間瀛海園內一處新添的景點,為何會引起全省主流媒體的關注?其實,最讓人感懷的,是2700年前的一段歷史故事,與河間古郡牽連在了一起。

           鮑叔牙(前723年或前716年—前644年),姒姓,鮑氏,名叔牙,潁上(今屬安徽)人,春秋時期齊國大夫。 說起鮑叔牙,就不能不提管仲。兩人少年時就是好友,用現在的說法,叫“發小”,后來又同時在齊國為官。可惜兩人各為其主,鮑叔牙跟隨齊襄公之弟、公子小白,而管仲跟隨襄公的另一個弟弟公子糾。

        河間叔牙文苑鮑叔牙像。

           齊襄公荒淫無道被大臣誅殺,公子小白和公子糾為爭奪君位而激烈內斗。關鍵時刻,管仲一箭射中小白身上的銅制衣帶鉤,小白趁勢裝死,騙過管仲,率先趕到都城,立為國君,是為齊桓公。齊桓公即位,馬上封鮑叔牙為宰相,鮑叔牙卻力辭不就,并舉薦管仲為宰相。當初,齊桓公差點就被管仲一箭射死,當不成國君,恨還來不及,豈能任他為相?

           但在鮑叔牙的勸說下,齊桓公不記前嫌,任命管仲為宰相。正是有了管仲,齊桓公才能“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五霸之首。管仲受到重用,鮑叔牙也因知人善任、舉薦之功而倍受尊重。后人以管鮑之交形容鮑叔牙與管仲的這種君子之交。

        河間叔牙文苑“管鮑之交”

           齊桓公封鮑叔牙于束州(今河間束城),鮑叔牙病故后葬于束州封地。在今天的束城鎮區北部,有一座高大土丘,相傳為鮑叔牙墓地。

                 

                  束城鮑叔牙墓地,當地人稱為磨盤山。

           據一位鮑姓族人介紹,墓地最早為圓方形,分上中下三層,象三塊羅列的磨盤,故稱磨盤山。后來雖僅見土丘,但土極堅韌,久經沖刷而不坍塌。而鮑氏在束城已世居幾十代,視鮑墓為祖墓,曾于墓前建鮑叔牙祠堂一座,因年代久遠而傾頹。此外,在束城鎮,圍繞磨盤山,還流傳著幾個類似聊齋故事的古代傳說,可見其歷史之悠久。

           其后,束州在西漢正式成為縣治,最早屬渤海郡,后劃入河間郡。隋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改名為束城,因位于古易水、高河南北分流區域,如兩條帶子約束全城而得名。北宋熙寧六年(公元1073年)改為鎮治,后納入河間縣版圖。

           2017年11月11日,鮑氏后人在河間束城舉行盛大紀念活動,紀念鮑叔牙誕辰2745周年。著名表演藝術家鮑國安擔任祭奠儀式主祭人并致祝文。中華鮑氏族史研究總會會長鮑詩度在公祭大會上作《弘揚叔牙賢德精神助力中華文化復興》的發言,他深情地說“叔牙公是我們的二始祖,我們的身上,儲存著相同的靈魂記,我們都是叔牙公的后裔;我們的思想,傳遞著同樣的信息,管鮑之交、管鮑分金文化;我們的家族,沐浴著春一般的氣息,舉賢若能是我們的優良家風”

           從此后,河間古城成為全球鮑氏后人倍感親切的“第二故鄉”。河間瀛海園的“叔牙文苑”,既是鮑叔牙的紀念,更是展示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面窗口。“叔牙文苑”坐落于河間市瀛州公園之瀛海園內,就是以春秋戰國時期齊國大夫鮑叔牙名字命名的文博園。

           主樓和東西配房共有四個專題藏品展示區,其中:主樓賢德樓二樓樹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在歷史上的影響,以及他與河間的歷史淵源;一樓恒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東配房齊風廣韻主要展示的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吉祥文化。西配房希賢書屋主要擺放了一些古代文房的擺設,激勵人們向圣賢學習,見賢思齊,做個有作為、對國家和社會有貢獻的人。“叔牙文苑”內所有藏品均由鮑氏后人民俗收藏家鮑國忠先生提供。

           另外,在二樓樹德堂內,有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匾額,是由我國當代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除了“管鮑之交”,關于鮑叔牙的成語還有“勿忘在莒”“管鮑分金”等,這些成語、典故傳承兩千多年,每個朝代、每個歷史階段都沒有中斷。

           遙想當年,管仲病重,齊桓公有意以鮑叔牙接替管仲為相,管仲卻說鮑叔牙善惡過于分明,不適合為相。有人將此話轉告,覺得鮑叔牙肯定氣得大罵管仲忘恩負義。誰知鮑叔牙聽了卻很高興,說“管仲忠于國家,沒有私心。這正是我推薦他為相的原因”。朋友做到這個份上,真算得上知音了。(本文未經允許,謝絕他人轉載)

           一座叔牙文苑,不妨是河間古郡2700年歷史的鮮活見證,更成為展示河間地域歷史文化的一個窗口,是河間頗具歷史文化含量的一個旅游景點。更讓人期盼的是,有了全球鮑氏族人與河間2700年的這段緣分,必定為河間文化旅游事業的繁榮與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注入強大的動力!

           為叔牙文苑點贊,為家鄉加油!


        ,

        河間叔牙文苑背后2700年的緣分

        史說河間 4月10日

           4月10日的《燕趙都市報》以《河間“叔牙文苑”開館 作家莫言題字》為題,報道了河間瀛海園內新景點的故事。

           本報滄州電(通訊員許寶峰 記者代晴)4月1日,河間市“叔牙文苑”正式對外開放,其中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牌匾由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清明小長假期間,“叔牙文苑”吸引了眾多游客前來參觀,日接待游客近千人次,成為河間市游覽景觀新熱點。

               

           河間瀛海園內一處新添的景點,為何會引起全省主流媒體的關注?其實,最讓人感懷的,是2700年前的一段歷史故事,與河間古郡牽連在了一起。

           鮑叔牙(前723年或前716年—前644年),姒姓,鮑氏,名叔牙,潁上(今屬安徽)人,春秋時期齊國大夫。 說起鮑叔牙,就不能不提管仲。兩人少年時就是好友,用現在的說法,叫“發小”,后來又同時在齊國為官。可惜兩人各為其主,鮑叔牙跟隨齊襄公之弟、公子小白,而管仲跟隨襄公的另一個弟弟公子糾。

        河間叔牙文苑鮑叔牙像。

           齊襄公荒淫無道被大臣誅殺,公子小白和公子糾為爭奪君位而激烈內斗。關鍵時刻,管仲一箭射中小白身上的銅制衣帶鉤,小白趁勢裝死,騙過管仲,率先趕到都城,立為國君,是為齊桓公。齊桓公即位,馬上封鮑叔牙為宰相,鮑叔牙卻力辭不就,并舉薦管仲為宰相。當初,齊桓公差點就被管仲一箭射死,當不成國君,恨還來不及,豈能任他為相?

           但在鮑叔牙的勸說下,齊桓公不記前嫌,任命管仲為宰相。正是有了管仲,齊桓公才能“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五霸之首。管仲受到重用,鮑叔牙也因知人善任、舉薦之功而倍受尊重。后人以管鮑之交形容鮑叔牙與管仲的這種君子之交。

        河間叔牙文苑“管鮑之交”

           齊桓公封鮑叔牙于束州(今河間束城),鮑叔牙病故后葬于束州封地。在今天的束城鎮區北部,有一座高大土丘,相傳為鮑叔牙墓地。

                 

                  束城鮑叔牙墓地,當地人稱為磨盤山。

           據一位鮑姓族人介紹,墓地最早為圓方形,分上中下三層,象三塊羅列的磨盤,故稱磨盤山。后來雖僅見土丘,但土極堅韌,久經沖刷而不坍塌。而鮑氏在束城已世居幾十代,視鮑墓為祖墓,曾于墓前建鮑叔牙祠堂一座,因年代久遠而傾頹。此外,在束城鎮,圍繞磨盤山,還流傳著幾個類似聊齋故事的古代傳說,可見其歷史之悠久。

           其后,束州在西漢正式成為縣治,最早屬渤海郡,后劃入河間郡。隋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改名為束城,因位于古易水、高河南北分流區域,如兩條帶子約束全城而得名。北宋熙寧六年(公元1073年)改為鎮治,后納入河間縣版圖。

           2017年11月11日,鮑氏后人在河間束城舉行盛大紀念活動,紀念鮑叔牙誕辰2745周年。著名表演藝術家鮑國安擔任祭奠儀式主祭人并致祝文。中華鮑氏族史研究總會會長鮑詩度在公祭大會上作《弘揚叔牙賢德精神助力中華文化復興》的發言,他深情地說“叔牙公是我們的二始祖,我們的身上,儲存著相同的靈魂記,我們都是叔牙公的后裔;我們的思想,傳遞著同樣的信息,管鮑之交、管鮑分金文化;我們的家族,沐浴著春一般的氣息,舉賢若能是我們的優良家風”

           從此后,河間古城成為全球鮑氏后人倍感親切的“第二故鄉”。河間瀛海園的“叔牙文苑”,既是鮑叔牙的紀念,更是展示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面窗口。“叔牙文苑”坐落于河間市瀛州公園之瀛海園內,就是以春秋戰國時期齊國大夫鮑叔牙名字命名的文博園。

           主樓和東西配房共有四個專題藏品展示區,其中:主樓賢德樓二樓樹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在歷史上的影響,以及他與河間的歷史淵源;一樓恒德堂主要展示鮑叔牙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東配房齊風廣韻主要展示的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吉祥文化。西配房希賢書屋主要擺放了一些古代文房的擺設,激勵人們向圣賢學習,見賢思齊,做個有作為、對國家和社會有貢獻的人。“叔牙文苑”內所有藏品均由鮑氏后人民俗收藏家鮑國忠先生提供。

           另外,在二樓樹德堂內,有一塊書有“管鮑之交”的匾額,是由我國當代著名作家莫言親筆題寫。除了“管鮑之交”,關于鮑叔牙的成語還有“勿忘在莒”“管鮑分金”等,這些成語、典故傳承兩千多年,每個朝代、每個歷史階段都沒有中斷。

           遙想當年,管仲病重,齊桓公有意以鮑叔牙接替管仲為相,管仲卻說鮑叔牙善惡過于分明,不適合為相。有人將此話轉告,覺得鮑叔牙肯定氣得大罵管仲忘恩負義。誰知鮑叔牙聽了卻很高興,說“管仲忠于國家,沒有私心。這正是我推薦他為相的原因”。朋友做到這個份上,真算得上知音了。(本文未經允許,謝絕他人轉載)

           一座叔牙文苑,不妨是河間古郡2700年歷史的鮮活見證,更成為展示河間地域歷史文化的一個窗口,是河間頗具歷史文化含量的一個旅游景點。更讓人期盼的是,有了全球鮑氏族人與河間2700年的這段緣分,必定為河間文化旅游事業的繁榮與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注入強大的動力!

           為叔牙文苑點贊,為家鄉加油!



        分享按鈕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