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dacda"></button>

  • <em id="dacda"></em>
    <progress id="dacda"><track id="dacda"></track></progress>

      1. 【鮑氏文化古跡】西蜀羌鄉 浩蕩禹風

          中華鮑氏網 2019年7月13日 邱志榮


                                         西蜀羌鄉 浩蕩禹風

                         ——在“大禹文化與天府旅游名縣建設研討會”發言

                                   原創: 邱志榮 紹興市鑒湖研究會

        編者按:2019年7月7日至8日,我會邱志榮會長受邀去四川北川、汶川學術交流,現將他在汶川發言整理成稿刊登,以供同仁交流。


        “滔滔岷江,巍巍華夏。古老西羌,生生不息”。我有幸受到北川、汶川兩地邀請,分別參加北川的“海峽兩岸禹羌文化研討會”,汶川的“大禹華誕慶典”、“大禹文化與天府旅游名縣建設研討會”,以及“大禹華誕食禮”等活動,感受良多,思路大開。尤其是聽了四川省社會科學院研究院、四川省歷史學會會長譚繼和先生,及其夫人西南民族大學祁和暉教授等人的學術報告,其精深知識、遠見卓識和博大胸懷,使我受益匪淺。

               

        圖1  汶川大禹華誕慶典

        一、現場體會

        (一)大禹源頭文化保護、傳承、弘揚的重要理論探索和實踐

        “禹興西羌”。聚集于汶山、石紐、刳兒坪,西蜀羌鄉是大禹出生和故里的概念,無論是學術研究和文化認同趨于一致。今天上午的華誕慶典,以及近日的考察、學術交流使我們感到大禹文化在跨界融合,源頭文化研究在不斷深化,并取得了多學科的豐碩成果。

        (二)新時代大禹精神的重要弘揚和展示

        2014年5月在中國水利史研究會譚徐明會長帶領下,紹興的同仁到過北川、汶川考察禹跡,記得行走在北川禹跡溝中,懸崖之上,有碎石不時滾落,我們體驗到了大禹治水的艱難困苦和禹文化的厚重;其時,也深為大地震留下的巨大創傷而悲痛。今天,一路過往,我們所看的是欣欣向榮,山川秀麗的景象;岷江兩岸街市華美,人們安居樂業的風情,成就了一片新的樂土。這是大禹精神在新時代的力量和碩果。

        (三)大禹文化的一次重要交流互鑒

        群賢畢至,不同地區、諸多學科學者、專家,院校、民間團體、文史愛好者、非物質文化傳人走到一起,現場考察文化遺存,共同研討大禹文化、弘揚大禹精神、學以致用,是為可以載入歷史史冊,可成為“后之視今”之舉。

        二、《浙江禹跡圖》簡介

        (一)大禹與浙江

        大禹是中華民族千古傳頌的治水英雄,被尊為“績奠九州垂萬世,統承二帝首三王”的立國之祖。大禹治水的核心價值是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大禹文化在浙江源遠流長,影響深遠。“大禹以其疏導洪患的卓越功勛而贏得后世景仰,其人其事其精神,展示了浙江的文化魅力,是浙江精神的重要淵源。”


        圖2紹興大禹廟大禹像

        宛委禹得天書,了溪畢功之地。史載大禹兩上會稽山,一是治水成功后“上茅山,大會計,爵有德,封有功,更名茅山曰會稽”;“禹封泰山,禪會稽”。二是“十年,帝禹東巡狩,至于會稽而崩”。于是有了華夏民族萬世崇仰、祭祀綿延的大禹陵、廟。會稽禹廟,始于夏啟;春秋越國,句踐又在都城建“故禹宗廟”。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上會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頌秦德”。此為歷史上第一次由皇帝親臨祭大禹,證明當時祭禹中心在會稽,還開創了國家大禹祭典最高禮儀。至于康熙泊舟、乾隆駐蹕,亦是紹興禹祀的一段佳話。1995年又恢復了中斷60年的公祭大禹典禮。


        圖3  《浙江禹跡圖》書正面

        浙江是我國大禹文化保護、傳承最好的區域之一。4000多年來,隨著大禹治水精神的弘揚與實踐,民間大禹信仰傳播和影響,禹跡已遍布浙江大地,其主要內容有:祭祀、遺存、地名、碑記、工程、詩詞、歌舞、戲劇等類,內容豐富,形式多樣,深深扎根于浙江山水人文之中,是為中華文化不可或缺的精神遺產和寶貴財富。    

        (二)編制過程與內容

        2018年《紹興禹跡圖》編制完成并發布。之后,應社會各界建議,浙江省人大又倡導并支持開展《浙江禹跡圖》編制,是為浙江文化事業又一創新和盛舉,紹興市有關單位和部門積極響應并承擔主力任務,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浙江省測繪資料檔案館、全省各地全力支持配合。我國著名水利史學者周魁一、譚徐明、張衛東等擔任本圖編制顧問,精心指導;著名篆刻大師張國維先生為本圖治印:“纘禹之緒”。

        根據言必有據的規范要求,本圖主要資料來源為文獻記載、歷史地圖、實地調查等,禹跡原則上以古代留存及古籍有記載者為準。為便于閱讀和學術研究,圖分別按全省11個地市、八大水系和地貌劃分標注禹跡位置。    

        經同仁們遍行浙江山水,研讀古今文獻,收集民間傳說,請求方家指導,依靠集體智慧,《浙江禹跡圖》編成。主要由三部分組成:    

        正圖。分前言、圖、表、照片。為閱讀方便,置書之外折頁單列。    

        考釋。是編著者長期研究與考證成果,圖文并茂,分《浙江禹跡一覽表》《浙江禹跡釋文》;記有“浙江禹跡”209處,其中可分為自然實體類46處,祭祀類119處,人工建筑12處,歌舞類2處,地名類30處。同時,為體現多學科的研究成果和盡可能還原歷史背景,又收編“防風遺址”4處,“越地舜跡”37處,“浙江大禹同時代新石器文化遺址”30處等內容。

        附錄。收錄浙江省人大代表、省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倡導和支持本次尋考活動的“建議”和“通知”;中國水利學會水利史研究會《禹功之頌》;1995年記述祭禹活動及實踐探索;4篇2018年大禹研究的最新理論、學術和考證文章;1935年所編《祀禹錄》(節錄),及《越風》中《夏禹的神話》也編入于內。  

        (三)發布及意義

        在紹興“2019年公祭大禹陵典禮”前夕,紹興市文化廣電旅游局、紹興市水利局聯合主辦的《浙江禹跡圖》由中國文史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并于4月2日上午,由中共紹興市委宣傳部在浙江省政府新聞發布平臺發布。  

        “稽山何巍巍,浙江水湯湯”。《浙江禹跡圖》是我國第一張以省為單元,完備、系統編錄大禹文化遺產的分布圖,在大禹文化的研究、保護、傳播、弘揚上都是一次重要的創新和示范。本圖、書特點:內容完整性,豐富多彩;學術權威性,言必有據;參與廣泛性,集體創作。出版后,受到廣泛好評,《人民日報》海外版、《光明日報》、《中國水利報》、《浙江日報》、澎湃新聞等都作了報道,并迅速交流到海外。并且還將與浙江大學合作編制數字版《浙江禹跡圖》,在學術地圖平臺發布,用現代科技方法,達到更快、更遠、更好傳播效果。

        三、幾點建議

        (一)加強禹羌文化的基礎研究和保護

        禹羌文化,源遠流長,是中華文化的重要源頭之一。雖時代發展,行政區域變遷,然其主流文脈千古流傳,整體性強,民風猶存。建議從古部落的遷徙發展,區域水系變化、地名演變、文化生活、考古學等方面開展深入和綜合梳理研究,尤其要高度重視汶川、茂縣、理縣、北川、都江堰等禹羌文化的一體化研究,整合資源,求真融合,或可編制一張“西羌禹跡圖”。

        當地文史工作者,研究非常精深,成果厚重。建議除研究發現,另一重要工作是合理保護,如對有歷史記載“方百里不敢居牧,至今猶不敢放六畜”之中的“天赦山”,既要考證與確定,還要對其中的自然和人文遺產進行合理保護。釋比文化,神秘獨特,看似簡單,其內涵非常精深,與大禹文化有著重要不可替代的淵源關系,保護、傳承任重道遠。

        (二)跨區域多學科研究與合作利用

        大禹文化是活態的,是在不斷傳承中發展。人們常說浙江與四川因大禹出生地和歸葬地形成“生死之交”,而這一歷史文化現象也是活態和發展的。如兩地“三次大洪水”、“禹穴”“禹得天書”等現象值得跨界研究。又如四川安岳湯紹恩在紹興水利建三江閘偉業,是所謂“鑿山振河海,千年遺跡在三江,纘禹之緒”。此外,兩地文旅融合,共同發展,前景廣闊。

        (三)編制中國禹跡圖

        早日編成一張高水平的《中國禹跡圖》已成為我國有關省、地區、大禹文化研究機構和有識之士共識,這對集聚我國大禹文化資源,科學規范展示學術成果,促進國內外交流互鑒、文旅融合,普及文化,凝聚人心,促進我國各族人民團結等方面有著重要意義。

                 

        圖4  2014年本文作者考察北川禹跡

        2020年4月20日,國家將在紹興舉行大禹公祭活動,建議在2020年2月之前,以我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為單位,按照相關規范編成禹跡圖,統一編印成冊,在大禹公祭活動時予以發布。再經之后兩年的修改完善,至2022年正式出版。期間,也可同時編制一張《東亞禹跡圖》。

                 

        圖5  共唱大禹之歌

        附錄

        中共紹興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紹興市文化廣電旅游局何俊杰局長也同時受到北川、汶川兩地邀請參會,由于公務繁忙,他只能在8號一大早從紹興到蕭山機場到成都,又驅車兩個多小時趕到學術研討會場,作了一席站位高端,知行合一,關于兩地大禹文化研究和文旅融合的建言,受到了與會同仁的高度贊揚。9號清晨5點多,又離開汶川,趕往紹興下午的公務活動。途中,何俊杰發微信照片并言簡意賅寫下以下感言:

        汶川24小時只為《禹跡圖》

        禹生于西羌(今汶川)石紐山,據傳六月初六為其華誕,隨著文旅融合,各地都把文化資源的轉化放在極重地位。紹興因大禹會稽諸侯、長眠于此而與汶川有了“生死之約”,更因我們倡議全國《禹跡圖》的編制而成了本次活動的重點和亮點。一日千里,雖行程艱辛,但收益滿滿,那就是:增進了交流友誼、溝通了合作渠道,匯聚了相關學界、政界、文旅界、新聞界共同傳承大禹文化、弘揚大禹精神的蓬勃之力!我們尋找大禹,探究古人的心靈畫像和精神脈絡,其實是在尋找我們自己的根。

        (己亥年六月初七寫于返航途中)

        此正所謂:

        尋根禹跡,精誠感人;弘揚傳承,融合文旅;汶川情深,岷江流長;羌舞至簡,浩蕩天下。

        2019年7月11日整理文稿于紹興若耶溪畔

                           編輯:稽山鑒水(總第313期)



        關注公眾號,弘揚正能量


        編者按:2019年7月7日至8日,我會邱志榮會長受邀去四川北川、汶川學術交流,現將他在汶川發言整理成稿刊登,以供同仁交流。


        “滔滔岷江,巍巍華夏。古老西羌,生生不息”。我有幸受到北川、汶川兩地邀請,分別參加北川的“海峽兩岸禹羌文化研討會”,汶川的“大禹華誕慶典”、“大禹文化與天府旅游名縣建設研討會”,以及“大禹華誕食禮”等活動,感受良多,思路大開。尤其是聽了四川省社會科學院研究院、四川省歷史學會會長譚繼和先生,及其夫人西南民族大學祁和暉教授等人的學術報告,其精深知識、遠見卓識和博大胸懷,使我受益匪淺。


        圖1  汶川大禹華誕慶典

        一、現場體會

        (一)大禹源頭文化保護、傳承、弘揚的重要理論探索和實踐

        “禹興西羌”。聚集于汶山、石紐、刳兒坪,西蜀羌鄉是大禹出生和故里的概念,無論是學術研究和文化認同趨于一致。今天上午的華誕慶典,以及近日的考察、學術交流使我們感到大禹文化在跨界融合,源頭文化研究在不斷深化,并取得了多學科的豐碩成果。


        圖2  北川海峽兩岸禹羌文化研討會

        (二)新時代大禹精神的重要弘揚和展示

        2014年5月在中國水利史研究會譚徐明會長帶領下,紹興的同仁到過北川、汶川考察禹跡,記得行走在北川禹跡溝中,懸崖之上,有碎石不時滾落,我們體驗到了大禹治水的艱難困苦和禹文化的厚重;其時,也深為大地震留下的巨大創傷而悲痛。今天,一路過往,我們所看的是欣欣向榮,山川秀麗的景象;岷江兩岸街市華美,人們安居樂業的風情,成就了一片新的樂土。這是大禹精神在新時代的力量和碩果。


        圖3  汶川岷江沿岸的廣場人們載歌載舞

        (三)大禹文化的一次重要交流互鑒

        群賢畢至,不同地區、諸多學科學者、專家,院校、民間團體、文史愛好者、非物質文化傳人走到一起,現場考察文化遺存,共同研討大禹文化、弘揚大禹精神、學以致用,是為可以載入歷史史冊,可成為“后之視今”之舉。


        圖4  譚徐明會長作學術主旨報告

        二、《浙江禹跡圖》簡介

        (一)大禹與浙江

        大禹是中華民族千古傳頌的治水英雄,被尊為“績奠九州垂萬世,統承二帝首三王”的立國之祖。大禹治水的核心價值是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大禹文化在浙江源遠流長,影響深遠。“大禹以其疏導洪患的卓越功勛而贏得后世景仰,其人其事其精神,展示了浙江的文化魅力,是浙江精神的重要淵源。”


        圖5 紹興大禹廟大禹像

        宛委禹得天書,了溪畢功之地。史載大禹兩上會稽山,一是治水成功后“上茅山,大會計,爵有德,封有功,更名茅山曰會稽”;“禹封泰山,禪會稽”。二是“十年,帝禹東巡狩,至于會稽而崩”。于是有了華夏民族萬世崇仰、祭祀綿延的大禹陵、廟。會稽禹廟,始于夏啟;春秋越國,句踐又在都城建“故禹宗廟”。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上會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頌秦德”。此為歷史上第一次由皇帝親臨祭大禹,證明當時祭禹中心在會稽,還開創了國家大禹祭典最高禮儀。至于康熙泊舟、乾隆駐蹕,亦是紹興禹祀的一段佳話。1995年又恢復了中斷60年的公祭大禹典禮。


        圖6  《浙江禹跡圖》正面

        浙江是我國大禹文化保護、傳承最好的區域之一。4000多年來,隨著大禹治水精神的弘揚與實踐,民間大禹信仰傳播和影響,禹跡已遍布浙江大地,其主要內容有:祭祀、遺存、地名、碑記、工程、詩詞、歌舞、戲劇等類,內容豐富,形式多樣,深深扎根于浙江山水人文之中,是為中華文化不可或缺的精神遺產和寶貴財富。    

        (二)編制過程與內容

        2018年《紹興禹跡圖》編制完成并發布。之后,應社會各界建議,浙江省人大又倡導并支持開展《浙江禹跡圖》編制,是為浙江文化事業又一創新和盛舉,紹興市有關單位和部門積極響應并承擔主力任務,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浙江省測繪資料檔案館、全省各地全力支持配合。我國著名水利史學者周魁一、譚徐明、張衛東等擔任本圖編制顧問,精心指導;著名篆刻大師張國維先生為本圖治印:“纘禹之緒”。


        圖7   《浙江禹跡圖》背面

        根據言必有據的規范要求,本圖主要資料來源為文獻記載、歷史地圖、實地調查等,禹跡原則上以古代留存及古籍有記載者為準。為便于閱讀和學術研究,圖分別按全省11個地市、八大水系和地貌劃分標注禹跡位置。    

        經同仁們遍行浙江山水,研讀古今文獻,收集民間傳說,請求方家指導,依靠集體智慧,《浙江禹跡圖》編成。主要由三部分組成:    

        正圖。分前言、圖、表、照片。為閱讀方便,置書之外折頁單列。    

        考釋。是編著者長期研究與考證成果,圖文并茂,分《浙江禹跡一覽表》《浙江禹跡釋文》;記有“浙江禹跡”209處,其中可分為自然實體類46處,祭祀類119處,人工建筑12處,歌舞類2處,地名類30處。同時,為體現多學科的研究成果和盡可能還原歷史背景,又收編“防風遺址”4處,“越地舜跡”37處,“浙江大禹同時代新石器文化遺址”30處等內容。


        圖8  《浙江禹跡圖》書

        附錄。收錄浙江省人大代表、省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倡導和支持本次尋考活動的“建議”和“通知”;中國水利學會水利史研究會《禹功之頌》;1995年記述祭禹活動及實踐探索;4篇2018年大禹研究的最新理論、學術和考證文章;1935年所編《祀禹錄》(節錄),及《越風》中《夏禹的神話》也編入于內。  

        (三)發布及意義

        在紹興“2019年公祭大禹陵典禮”前夕,紹興市文化廣電旅游局、紹興市水利局聯合主辦的《浙江禹跡圖》由中國文史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并于4月2日上午,由中共紹興市委宣傳部在浙江省政府新聞發布平臺發布。  

        “稽山何巍巍,浙江水湯湯”。《浙江禹跡圖》是我國第一張以省為單元,完備、系統編錄大禹文化遺產的分布圖,在大禹文化的研究、保護、傳播、弘揚上都是一次重要的創新和示范。本圖、書特點:內容完整性,豐富多彩;學術權威性,言必有據;參與廣泛性,集體創作。出版后,受到廣泛好評,《人民日報》海外版、《光明日報》、《中國水利報》、《浙江日報》、澎湃新聞等都作了報道,并迅速交流到海外。并且還將與浙江大學合作編制數字版《浙江禹跡圖》,在學術地圖平臺發布,用現代科技方法,達到更快、更遠、更好傳播效果。


        圖9  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浙江日報報道

        三、幾點建議

        (一)加強禹羌文化的基礎研究和保護

        禹羌文化,源遠流長,是中華文化的重要源頭之一。雖時代發展,行政區域變遷,然其主流文脈千古流傳,整體性強,民風猶存。建議從古部落的遷徙發展,區域水系變化、地名演變、文化生活、考古學等方面開展深入和綜合梳理研究,尤其要高度重視汶川、茂縣、理縣、北川、都江堰等禹羌文化的一體化研究,整合資源,求真融合,或可編制一張“西羌禹跡圖”。


        圖10  中國水利史研究會2014年禹跡溝考察

        當地文史工作者,研究非常精深,成果厚重。建議除研究發現,另一重要工作是合理保護,如對有歷史記載“方百里不敢居牧,至今猶不敢放六畜”之中的“天赦山”,既要考證與確定,還要對其中的自然和人文遺產進行合理保護。釋比文化,神秘獨特,看似簡單,其內涵非常精深,與大禹文化有著重要不可替代的淵源關系,保護、傳承任重道遠。


        圖11  古老神秘之舞

        (二)跨區域多學科研究與合作利用

        大禹文化是活態的,是在不斷傳承中發展。人們常說浙江與四川因大禹出生地和歸葬地形成“生死之交”,而這一歷史文化現象也是活態和發展的。如兩地“三次大洪水”、“禹穴”“禹得天書”等現象值得跨界研究。又如四川安岳湯紹恩在紹興水利建三江閘偉業,是所謂“鑿山振河海,千年遺跡在三江,纘禹之緒”。此外,兩地文旅融合,共同發展,前景廣闊。

        (三)編制中國禹跡圖

        早日編成一張高水平的《中國禹跡圖》已成為我國有關省、地區、大禹文化研究機構和有識之士共識,這對集聚我國大禹文化資源,科學規范展示學術成果,促進國內外交流互鑒、文旅融合,普及文化,凝聚人心,促進我國各族人民團結等方面有著重要意義。


        圖12  2014年本文作者考察北川禹跡

        2020年4月20日,國家將在紹興舉行大禹公祭活動,建議在2020年2月之前,以我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為單位,按照相關規范編成禹跡圖,統一編印成冊,在大禹公祭活動時予以發布。再經之后兩年的修改完善,至2022年正式出版。期間,也可同時編制一張《東亞禹跡圖》。


        圖13  共唱大禹之歌

        附錄

        中共紹興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紹興市文化廣電旅游局何俊杰局長也同時受到北川、汶川兩地邀請參會,由于公務繁忙,他只能在8號一大早從紹興到蕭山機場到成都,又驅車兩個多小時趕到學術研討會場,作了一席站位高端,知行合一,關于兩地大禹文化研究和文旅融合的建言,受到了與會同仁的高度贊揚。9號清晨5點多,又離開汶川,趕往紹興下午的公務活動。途中,何俊杰發微信照片并言簡意賅寫下以下感言:


        圖14  何俊杰在汶川學術研討會上發言

        汶川24小時只為《禹跡圖》

        禹生于西羌(今汶川)石紐山,據傳六月初六為其華誕,隨著文旅融合,各地都把文化資源的轉化放在極重地位。紹興因大禹會稽諸侯、長眠于此而與汶川有了“生死之約”,更因我們倡議全國《禹跡圖》的編制而成了本次活動的重點和亮點。一日千里,雖行程艱辛,但收益滿滿,那就是:增進了交流友誼、溝通了合作渠道,匯聚了相關學界、政界、文旅界、新聞界共同傳承大禹文化、弘揚大禹精神的蓬勃之力!我們尋找大禹,探究古人的心靈畫像和精神脈絡,其實是在尋找我們自己的根。

        (己亥年六月初七寫于返航途中)

        此正所謂:

        尋根禹跡,精誠感人;弘揚傳承,融合文旅;汶川情深,岷江流長;羌舞至簡,浩蕩天下。


                                                     2019年7月11日整理文稿于紹興若耶溪畔


        編輯:稽山鑒水(總第313期)



        ,




        分享按鈕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