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dacda"></button>

  • <em id="dacda"></em>
    <progress id="dacda"><track id="dacda"></track></progress>

      1. 【鮑氏文化古跡】棠樾之行有感

          中華鮑氏網 2019年7月14日 鮑從管


        棠樾之行有感

                                                    鮑從管

           安徽省歙縣棠樾村,素有中國牌坊第一村的稱號。位于村東頭的牌坊群,猶如一座座豐碑,旌表的都是鮑家的人和事。作為鮑氏后裔的一員,能親臨祖籍地的牌坊群看一看,領略先輩慈孝賢達的光輝事跡,學習優秀的家族傳統文化,是我多年的愿望。

           今年(2019年)5月17日,借參加棠樾譜牒研討會之機,我隨宗親俊盛、訓相一行三人赴棠樾,得嘗夙愿。

        5月18日天剛亮,我便和俊盛一起領略了牌坊群的壯觀。遠遠望去,牌坊群在靜謐的晨色中,更顯得巍峨高大。牌坊群一頭起自龍山,另一頭緊接村口,與古色古香的棠樾村,形成一道完美靚麗的風景線。不論是牌坊群還是棠樾村,無不折射著鮑家先輩創業發展致富的艱辛歷程,綻放著致富后對家族對民族做出卓越貢獻的燦爛之花。

           也許您早已游覽過此地,但我懷著激動的心情,很想大家再一次和我一起分享這七座牌坊中的八個故事。進村彎道上第一座牌坊是鮑象賢尚書坊。鮑象賢,明朝嘉靖年間進士,歷任戶部、刑部右侍郎,兵部左、右侍郎,按察使、都御史等職,曾遠戍邊防,備兵云南,統轄陜西、兩廣等地,先后奉調在七省十二次任職,南征北戰,功勛卓著,傳載《明史》。他的“仕不擇官,官不擇地”的思想被后人稱頌,與那些投機鉆營不擇手段往上爬而且挑肥揀瘦的官員們真是天壤之別,應是當下為官者——人民公仆學習的榜樣。

           第二座牌坊,是鮑逢昌孝子坊。明末天下大亂,鮑逢昌的父親只身在外,久無音訊,十四歲的鮑逢昌下定決心,要將父親找回來。他不畏艱難,沿途乞討,歷時三年,終于在甘肅雁門古寺中,尋到了生病的父親。他為父親的背疽吮膿療瘡,從而扶持父親回到家中。進門又見母親重病在床,旋即又割股為母治病。割股療親,天譽精誠,母親果然病愈。

           第三座牌坊,鮑文淵妻吳氏節孝坊。鮑文淵繼妻吳氏,二十九歲夫故,吳氏扶前室子成立,如親生一樣。修九世以下祖墳,葬夫及祖族未葬者,侍奉婆婆克盡孝道,守節30余年逾六旬卒。

        第四座牌坊,鮑漱芳父子義行坊。清乾嘉年間,兩淮鹽務總商鮑志道和其子鮑漱芳敦本尚義,為朝廷捐獻軍餉300多萬兩,糧食10萬石。漱芳子鮑均承父志,捐修府學、文廟、文昌閣、忠義祠等,義行不勝枚舉。《歙縣志.義行》有記載。

           驄步亭。所謂七座牌坊八個故事,這第八個就是驄步亭了。此亭是為紀念漢代鮑宣、鮑永、鮑昱祖孫,素有“三世三司隸,千秋動漢京”的美譽。鮑宣祖孫三代,清廉剛正,憂國恤民。鮑宣曾冒死向皇帝上書《民有七亡七死》,曾衛法斥相,后為王莽所害。鮑永曾上書彈劾專橫跋扈的趙王劉良,劉良乃是當朝皇帝的親叔叔,因此皇帝告誡:“貴戚且宜斂手”。鮑昱有祖、父之風,除暴安良,官至太尉,位列三公。棠樾人鮑獻書歷官數任,歲俸2000石,但田無一壟,屋無一棟,惟遺囑二侄元臣、圣卿于棠樾村東水口構筑紀念鮑宣祖孫的路亭一座,并請當時名士王廷桓引漢司隸故事,題名為“驄步亭”。據記載,三司隸都騎的青驄馬,京師歌曰:鮑氏驄,行步工,三世三司隸,兩人封國公,馬兒雖疲乏,仕路端正,官運亨通。當我們走近驄步亭時,天降大雨,我們進亭暫避,眺望遠處雨景朦朧,聽著亭旁淙淙的流水聲,看著眼前的驄步亭,不禁思緒翻涌,感慨萬千,難道是冥冥之中,先祖在天有靈,知道有后裔前來?即興吟詩一首。

        驄步亭建坊林間,亭旁自有水潺潺。

               蘊含故事動天地,祖孫三代皆清官。

               驄馬御史行到處,貪官污吏心膽寒。

               鮑子遺風今猶在,懲腐除惡天下安。

           山邊的雨說下就下,說停就停,約有三五分鐘的光景,雨住了,我們倆繼續前行。

        第五座牌坊,鮑文齡妻節孝坊。即“立節完孤”牌坊,文齡妻汪氏,二十五歲守節,扶孤子成立,把兒子培養成名醫,45歲去世。族人為她請旌,終于在汪氏80歲時,獲準建起了這座宛如其化身的牌坊。

           第六座牌坊,慈孝里坊。宋末元初,徽州府守將叛亂,到處行兇搶劫,棠樾村的鮑宗巖被兇盜捉住,綁縛在龍山的松樹上,盜首抽刀將殺之,躲在草叢中的兒子壽孫突然躍起,跪伏在地,哀求釋放父親,自己愿代父死。父親見狀,忙說:“我僅一子,如若被殺,則宗祀絕了。”于是互相爭死,此情此景盜首亦受感動,正在猶豫之時,林間風起,簌簌作響,群盜驚愕,以為是官兵趕到,一聲呼嘯,競相奔逃,于是父子得于保全。這件事后來被郡府縣志大書特書,明永樂皇帝留有詩句:“鮑家父子全仁孝,留取聲名照古今。”清乾隆帝下江南路過此地聽了這個故事,隨即御筆題贈一聯:“慈孝天下無雙里,滾繡江南第一鄉”。因此,棠樾又名“慈孝里”。

           第七座牌坊,鮑燦孝子坊。鮑燦的孝行感人肺腑,特別是為母親足疾吸膿得愈一事,朝野名士歌頌不休。

           走出牌坊群,也就進入村頭了,首先看到的是鮑氏支祠——敦本堂,俗稱男祠,整個祠堂外觀整齊氣派非凡。從旁門進去后往正門一看,嗬!門擋好高啊,我還是第一次見過。在后來的時間里,我隨旅游參觀的團隊,聽了導游員的介紹:這門擋的高低,是按家族地位來定的,明清時期的棠樾鮑氏,是非常了不起的,門檻比一般姓氏都高。這正門一般情況下是不開的,只有貴客、高官臨門,才拿掉門擋,歡迎大駕光臨。向里走,明間后檐柱中間,立有《嘉慶上諭三道碑》,就從這一點來看,足以說明鮑氏支祠的身價和地位了。

           祠堂的建筑結構簡潔莊重,銀杏木為柱,樟木作梁。梁之粗柱之高,足以表明族人對建祠的虔誠重視不惜重金。2001年5月20日,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同志視察棠樾,曾在這里為“棠樾牌坊群”揮毫題詞,并激動地說:“如此燦爛的文化,如此博大精深的文化,一定要世世代代傳下去,讓她永遠立于世界文化之林。”

           在男祠的右前方是女祠“清懿堂”,三進五開間,坐南朝北,與鮑氏支祠、世孝祠相向。這是兩淮鹽務總商鮑志道的弟弟鮑啟運為其嫂汪氏而建。鮑啟運幼小就失去母親,在嫂嫂汪氏哺育下長大,嫂嫂待他如親生,這份親情使他終生難忘。清懿堂也是中國唯一的女祠,據報道,1995年9月4日-15日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在中國北京召開,189個國家的政府代表團,聯合國系統各組織和專門機構,政府間組織及非政府組織的代表15000多人出席了會議。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全國婦聯主席陳慕華為團長的中國政府代表團出席了會議。棠樾清懿堂女祠被作為指定的參觀點之一。

           在女祠第三進正堂兩邊的墻上,有介紹鮑家婦女德孝的感人事跡。在此僅取一例“舍身護婆”,說的是康熙十三年,鮑周士的母親,侍奉婆婆避亂山中,被盜寇捉住,將受殺戮,周士母以身護衛,負傷流血不止,仍不后退一步,當盜寇知道她護衛的是婆婆時,遂秉義兩釋之。鮑家媳婦此等慈孝賢良,必將成為千秋典范。

           我所在支系屬尚黨堂,遷祖也是從歙縣遷出,我想弄清楚歙縣的尚黨堂支系或舊址在什么地方?經詢問棠樾的世長宗親,他說記憶中尚黨堂在女祠的對面,世孝祠的旁邊,即棠樾小學舊址,前身是大和舍,大和舍前身即尚黨堂,小時候在那里見到過尚黨堂的牌子。在校門右邊的墻上,鑲有一塊“世濟橋”三字的石頭橋牌,是以前修門前路路面清理水道挖出來的,想必500多年前,這里一定有水道,水道上有石橋叫世濟橋,根據上面落款的年月考證推算,距今已有502年的歷史了。

           5月18--19日,我們在世長家共同研討家族譜有關問題,參加人員還有揚州來的鮑義平,繁昌來的鮑道軍夫婦,歙縣的鮑雷,棠樾文史會的鮑任之、鮑有余等人,通過研討,形成了共識,取得了成果訓相宗親有專門文字介紹,這里不再贅述。研討會之余,我們祭拜了棠樾始祖墓,參觀了尋根碑林及慈孝墻。還去了燕尾山莊共同拜望了德高望重的棠樾宗親樹民先生,他今年已經90高齡,身體精神尚好,令人欣慰。

           5月20日8點半,棠樾宗親鮑利民開車送我們去高鐵站,車行龍山前,透過車窗,牌坊群又進入我的視線,我想,棠樾牌坊群不僅是古徽州一道亮麗風景線,更重要的是他承載著中華五千年的慈孝文化,。車速加快了,我們離棠樾牌坊群漸行漸遠,但我們的心卻更加貼近了鮑家的慈孝文化。

                                                                               2019年5月



        分享按鈕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