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ie5lt"></video>

          1. <small id="ie5lt"><dl id="ie5lt"></dl></small>
            <u id="ie5lt"><address id="ie5lt"></address></u>

            “八荒通神“---將山與水符號化的著名國畫家盧禹舜

              中華盧氏網 2011年10月3日 中華姓氏網


            2011年8月13日,中華姓氏網(萬家姓)總裁房恒貴陪同到北京出差的南京女畫家盧南英、某海外華人媒體駐京辦負責人高翔一行三人,到國家畫院拜訪著名畫家、該院常務副院長盧禹舜教授。

            左起:盧南英、盧禹舜、房恒貴、高翔

            盧南英向盧禹舜贈畫

                 時逢周六,本在家休息的盧教授專程趕到其辦公室親切會見了來訪的三位。大家一起參觀了盧教授的辦公室兼畫室,對盧教授獨具特色的神秘畫風深表敬佩。盧南英向盧禹舜教授贈送了自己的畫作,而盧教授則向來訪的三位贈送了他的專著《八荒通神》各一套。

            盧南英向中華姓氏網贈畫

                   此行,盧南英亦向中華姓氏網贈送畫作《連年有余》一幅。中華姓氏網前后已為三位盧氏畫家相互切磋藝術牽線搭橋。

                    盧禹舜 1962年生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滿族。1983年畢業于哈爾濱師范大學美術系。1987年進修于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現為中國國家畫院副院長,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黑龍江青年美術書法家協會主席,教育部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高校藝術教育委員會委員;黑龍江省中華文化發展基金會會長;黑龍江藝術教育委員會副主任;俄羅斯列賓美院榮譽教授;日本淺井學園大學客座教授;《藝術交流》、《振龍美術》主編,黑龍江省書聯副主席、全國優秀教師,首屆“黑龍江省十大杰出青年”、黑龍江省“德藝雙馨文藝家”、黑龍江省“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等榮譽稱號,享有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附:畫評《雄渾磅礴的中國精神——盧禹舜的山水畫藝術》

                    在中國文化的構成中文化的和諧性無疑是推動文化發展的積極因素,而且和諧文化的魅力是無窮的,無論是戰爭的硝煙還是外來文化的滲透,她都會以其獨立的姿態呈現在人類歷史的風雨中。面對強勁的西方文化風潮,我向來認為中國的本土文化不是吸收的問題,而是要保持這種文化以及文化背景的純潔性。因為中國文化具有自身的修正能力,她在前進的道路上完全有能力實現自我的完善。具有堅定明確的文化立場是一切藝術活動的前提。胡錦濤在黨的十七大會議上明確地把和諧文化環境的建設作為黨和人民的任務是非常具有遠見卓識的。文化是歷史發展的起點和終點,只有文化的和諧才有正常的社會與道德的秩序,這是一個和平國家的基本特色。任何藝術都是在這個起點上走向繁榮昌盛的。中國國家畫院副院長、著名山水畫家盧禹舜的山水畫藝術就是當代建設和諧文化進程中的一個范例。
            我在分析盧禹舜的繪畫時,我發現他的人格和性情的因素對他繪畫風格的影響是貫穿始終的。在傳統的繪畫分區中,東北三省是被遺忘的角落,這里的文明因為交通阻隔被遮蔽了。今天,當我們把視角忽然轉移到這片廣袤的土地上時,我們在這里卻驚奇地發現了人類的原始文明與中國文化的道統精神。一望無際的黑土地與地平線連接,天與地緊密地聯系在一起。這種奇觀是屬于這片土地特有的地理財富和精神財富。當很多的山水畫家還沉醉在古典山水繪畫的臨摹時,早在二十實際八十年代盧禹舜就把他藝術的根深深地扎在了這片厚土里。當他在中央美術學院進修學習結束之后,他沒有留戀大都市的繁華而是毅然決然地返回了。當他重新審視這片土地的時候,他看到的是一片靈光。作為一個山水畫家,他選擇了這片未被開發的繪畫園地直接意味著一種新的繪畫樣式的建立,這種繪畫樣式昭示著一種新的文化觀念。黑龍江是一個缺乏繪畫傳統的地區,他的藝術思維是在本土文化的厚壤中飛翔的。當一個人沉淀了自我的一切思慮之后,他的精神和大自然就聯系在一起了。這就是天人合一的“道”。在那片廣袤的土地上,我們多見天地相接處的神秘與蒼涼。人在這里頓時消失了軀體的物質感,人的精神和自然融合了。他每每在這種境界中去感悟繪畫藝術的審美本質。面對他的繪畫,我不敢說他的成熟與完美,但是我可以認定他是一個精神藝術的探索者。他的繪畫藝術在精神理念上是“出世”和“入世”兼備的,所謂的“出世”就是他在實踐著一個藝術家的行為,他通過他的繪畫來抒發他的情懷,表達他的人生態度。為了得到人們廣泛的認知,他采取的是藝術的方式。所謂的“入世”就在于他的責任心和使命感。我們無法象要求法律和政治那樣要求藝術必須具有多大的嚴肅性,但是作為藝術家他是具有藝術的責任的。他渴望自己的繪畫能夠在和諧文化的建設中發揮積極的作用。“八荒通神”山水繪畫系列在主題選擇上就是對中國當代文化立場的捍衛,這和黨在新形勢下的文藝方針的指向是一致的。現在,誰要是再談什么政治、立場、觀點等等,仿佛誰就是一個僵化保守的代號了。其實,中國藝術的發展正是在中國和諧的政治局面下進行的,脫離了政治的環境談藝術,這樣的藝術本身就是不成熟的或者是非主流的市井小調。難道說我們要憑借這樣的藝術去炫耀于世界嗎?
            中國山水繪畫的發展,不外乎這樣的簡單歷程,從技到道,由道到精神,再由精神回歸自然。他是在非常自然的狀態下選擇繪畫的,在他的情感世界里,繪畫肯定是他最適合表述自己的方式。他是一個從各方面都能夠格守自己的人,從人格內涵上看,理性的因素是他性格的主導面,但是我們誰也不會否定他的激情和性情。因此在理性控制下的性情張揚就成為他繪畫的一個顯著特點。他最早的繪畫就顯露這樣的風格化因素:高昂而不激烈,悲壯而不悲傷,蒼涼而不荒涼。這都是他“荒原”意識的基本因素。在他的潛意識里,繪畫不是一種常人所說的文化意識,當然他的繪畫里是具有文化意識的。他關注的是人類生存與精神的象征意義,因此他的繪畫不是供觀賞的,如果說誰發現了他繪畫的審美價值,那僅僅是一個表面化的東西。他的繪畫是一種精神的參照,我們在他繪畫中應該尋找到我們的精神載體,我們應該有這樣的疑問:究竟是什么東西在承載著我們的精神?中國的山水畫藝術到了宋元時代從技法到形式已經非常完備了。明清以降,中國山水繪畫在時代的夾縫中一度出現萎靡狀態,清代“四僧”的出現給山水藝術增添了禪的精神意識,把人類的心靈和山水繪畫的精神境界結合在一起,把審美藝術變成了人格與精神的參照。在文化史的角度上看這不能不說是人類文明的又一個跨度。一部《中國山水畫史》是在時代的變遷和政治的動蕩中不斷得到豐富與完善的。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時代對繪畫風格的影響是直接的,這是因為每一個歷史朝代的改變都會帶來新的審美標準和審美需求。“八荒通神”系列的美學思想和中國的改革開放的進程基本上是同步的,“八荒通神”系列的美學思想的主體就是文化的和諧觀。因此他的繪畫沒有在具體的地理環境與實際的自然景觀中停下腳步,他努力實現著和諧意識的再造,他把人文生態的“天人合一”思想向前推進了一大步,他把藝術與時代,政治與社會的和諧融會在了他的山水藝術中。他把山與水符號化了。在當今藝術界和學術界,他的繪畫被廣泛認可,因為他的藝術在經濟社會的盲目與空虛中給人們以精神的支持,他的繪畫建立起了人們對未來世界的信心與憧憬,人們在他的繪畫中看到了生存的美好和生命的意義。這正是中國的民生所渴望的境界。


            分享按鈕>>明代樂清著名詩文家侯一麟
            >>四川廣元利州寶輪晏氏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