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dacda"></button>

  • <em id="dacda"></em>
    <progress id="dacda"><track id="dacda"></track></progress>

      1. 【晏氏網新聞】家風、學風、民風、國風——時代之問?

          中華晏氏網 2019年2月27日 晏金洲


        中華姓氏網--弘揚姓氏文化,傳承先祖精神;尋根聯誼互助,激勵子孫奮發!

        家風、學風、民風、國風——時代之問?

                              

        江蘇高郵晏金洲

        2019年2月27日

        我是晏氏的后人,晏氏是中國姓氏文化歷史上最古老悠久的姓氏之一。據《元和姓纂》一書記述晏氏源流說:“左傳,晏子名弱,齊公族也,生嬰,字平仲,晏父戎,晏公厘并其族,漢有司隸校尉晏將。”望族居齊郡(今山東省臨淄縣)。

        我研究晏氏文化已經十年。十年來我已考證出高郵晏氏先祖是晏殊的后裔,晏殊也是晏子的后裔。

        我的祖父2008年5月去世,我就一直在探尋我們高郵這一支的晏氏始祖又出自哪里?帶著這個疑問我開始了長達10年的尋根和查考文獻資料過程。

         

        一、家風為何要傳承?核心是什么?

         

        今天,我們正處在社會轉型期。家庭結構從過去的“四世同堂”走向 “小家庭時代”,家風影響也逐漸弱化。有位哲人說過,歷史中總有屬于未來的東西。我們如何挖掘傳統家風中核心價值,并在時代變遷中堅守與豐富,構建起這個時代的清正家風、學風、民風、國風呢?

        我認為名人先祖更需要傳承家風發揚光大。

        2018年7月我參加了全國第一屆“開先杯”楹聯大賽,因在群里和一位四川聯友看我的微信標注為北宋名相晏殊后裔,譏諷我是否也和先祖一樣會寫詞,不會寫詞會有辱先祖。我說以名人先祖為榮耀,這是每一個中國人特有的姓氏文化,名人先祖的后人不一定非要代代超越先祖,我說毛主席是千年難出的一代偉人,難道說若干年后他的后人再成為開國領袖才能公開告訴世人我是毛主席的后代嗎?

        我想一個中國人以名人為祖先,絕不是炫耀,也不是虛榮。而是表明自己是一直以名人先祖為榜樣為動力,傳承的是他的品德、家訓、家規和家風。

        家風是一個人為人處世立身的根本。家風可以穿越歷史時空,無論朝代,無論政治、無論經濟、無論男女老少。

        就在前幾天,我有緣結識南宋東陽郭宅石洞書院(據史料記載,石洞書院由郭宅人郭欽止于宋紹興十八年(1148)創立,至今已有800多年的歷史。)的復興文化先行者郭杭偉、郭躍明等郭氏后人。因讀關于“石洞書院文旅產業規劃”提案中引用北宋著名詞人、高郵先賢秦觀《滿庭芳·山抹微云》一詞,并有感于先祖晏殊乃振興北宋教育第一功臣,并與其子晏幾道后人尊稱“二晏父子”。滿庭芳詞牌正格系出自晏幾道《滿庭芳·南苑吹花》,同時本人于2018年7月親臨東臺西溪景區拜謁由北宋晏殊創辦的的晏溪書院,故題東臺晏溪書院并和韻晏幾道《滿庭芳·南苑吹花》作此詞并記之。

        恰恰在東陽郭宅石洞書院社科部群里因轉載轉發人民網的一篇文章《北宋學霸晏殊》后,我又補充轉發了一段文字“唐詩宋詞總是被后人相提并論,唐詩的韻律,宋詞的婉約,留給后人無盡的文思源泉寫作題材。宋詞與花間婉約間向人娓娓道來,淺淺的文學表達濃濃的情緒。宋代有豪放派的蘇軾、蘇洵、蘇轍,“三蘇”,也有婉約派的晏殊、晏幾道“二晏”。二晏父子同登宋代詞壇前十位,也堪稱中國詞壇的傳奇父子。”這引起了網名“文史堂”的評論:“三蘇”以文章名世,無關詞作。且排列順序,洵應在先。三蘇并稱,始見于宋王辟之《澠水燕談錄》:“眉山蘇洵少不喜學,壯歲猶不知書。年二十七始發憤讀書。舉進士,又舉茂才,皆不中。曰:“此未足為吾學也。”焚其文,閉戶讀書,五六年,乃大究六經、百家書說。嘉祐初,與二子軾、轍至京師,歐陽文忠公獻其書于朝,士大夫爭傳其文,二子舉進士亦皆在高等,于是父子名動京師。而蘇氏文章擅天下,目其文曰三蘇,蓋洵為老蘇,軾為大蘇,轍為小蘇也。”同時又拋出“詩為文余、詞為詩余、地位一次遞減”的重復前人的陳詞濫調。還指出原作者“概念不清、可證功力、學養有待加強”的蔑視評論。

         

        二、學風為何要獨立?核心是什么?

         

        在學生而言,學風是一所學校的靈魂。在教授(研究員)而言,學風也是一個學科的靈魂。對于一個黨員而言,學風是黨風的靈魂。在領導干部而言,學風就是一個為民服務的靈魂。這個靈魂的建設需要所有的人共同努力。

        在中國歷史上,文學的本體和正宗是散文。先秦時期主要包括諸子散文和歷史散文在內,漢魏晉南北朝時期主要包括辭賦在內,唐宋以來包括諸多抒情寫景的散文在內。宋元人有“詩為文余、詞為詩余、曲為詞余”的“三余”說,還有人認為小說是“史之余”,就表明了正統文學界對詩詞曲乃至之后的小說戲曲的“小道”的蔑視感。近代以來,中國人受到西方詩歌、小說、散文、戲劇四分法影響,這才從根本上改變了傳統意義上狹窄的文學觀念。由此出發,中國文學才不可逆轉地將脫胎于話本等口頭文學的小說戲曲歸為文學主體,從而完成了中國文學從散文本位到小說戲曲本位的延伸。

        《邵氏聞見后錄》有一條云:晏叔原監穎昌府許田鎮時,手寫自作長短句上府帥韓少師。少師報書云:“得新詞盈卷,蓋寸有余而德不足者。愿郎君損有余之才,補不足之德,不勝門下老吏之望。”

        這里所謂“有余之才”,本來并非專指倚聲填詞,不過贊美其才情富麗,但一百年后,王稱為程地垓的《書舟詞》作序文,則云:

        昔晏叔原以大臣子,處富貴之極,為靡麗之詞,其政事堂中舊客尚欲其損有余之才,豈未至之德者,晏叔原獨以詞名爾,他文則未傳也。至少游,魯直則已兼之。

        這顯然是誤解了韓少師的話。韓意乃規勸小晏要修德行,而不要逞文才。王氏卻解釋為小晏作詞之才有余,而作詩文之才不足。他以為“有余之才”指詞,“未至之德”指“他文”,這樣就反映了他的觀點是以詞為詩文之余事了。

        黃庭堅序《小山詞》,亦說晏叔原之詞,乃“嬉弄于樂府之余,而寓以詩人之句法。”他把詞稱為“樂府之余”,又以為《小山詞》之不至于墮落到里巷俗曲者,由于它們還有“詩人之句法。”因此,他在下文論定小晏的詞“可謂狎邪之人雅,豪士之鼓吹”。這里可以見到黃庭堅論詞的觀念,他以為詞是樂府之余波,是里巷俗曲,如果象晏叔原那樣用詩人之句法作詞,就可以化俗為雅,樂府是詞的形式,詩是詞的風格。這樣,“詩余”的意義,就已微露端倪了。

        整個南宋時期,沒有人把做一首詞說成做一首詩余。直到明代,張蜒作詞譜,把他的書名題作《詩余圖譜》,從此以后,“詩余”才成為詞的別稱。從楊用修以來,絕大多數詞家,一直把這個名詞解釋為詩體演變之余派,又從而紛爭不已,其實都是錯誤的。

        網名“文史堂”隨即拋出以《古文觀止》收錄了三蘇的文章,而二晏文章無一篇。我的回復是:“當前中國的所謂社科歷史教授、研究員們喜歡人云亦云,引經據典,以大數據統計來孤立的說明和看待一個事物,缺乏自己獨立的東西,難怪清華北大教授學術剽竊丑聞!研究歷史需要悟性真知實學!中國改革開放40年最大的腐敗領域就是教育!”

        我認為所謂吃著國家皇糧的研究者們總是套用前人的觀點,進行數據統計工作,膚淺的研究沒有深入骨髓去研究,沒有新意,老生常談,缺少創新的學術研究成果。

         

        三、《古文觀止》絕不能作為衡量某位歷史文學家成就的唯一標準

         

        《古文觀止》是清人吳楚材、吳調侯于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選定的古代散文選本。二吳均是浙江紹興人,長期設館授徒,該書是清朝康熙年間選編的一部供學塾使用的文學讀本,此書是為學生編的教材。《古文觀止》收自東周至明代的文章222篇,全書12卷,以收散文為主,兼取駢文。

        《古文觀止》成書的年代已經距離北宋名相晏殊去世以后600多年了。歷史朝代的興亡更替、大量歷史文獻的散失,導致二晏的文章大部分失傳也是難免。此書中固然沒有收入晏殊和晏幾道的一篇散文,但不能否認晏殊的文學成就影響就不如入選者。晏殊的門生歐陽修稱其:“以文章為天下所宗。” 著有詩文集《臨川集》和《紫薇集》(今已散佚)。晏殊的文章流傳至今的有五十三篇外,晏殊新發現的散文《義方記》、《解厄學》確實是被埋沒的的好文章。

        人生如何解厄脫困?北宋的晏殊有一篇《解厄學》,應該算是“世界成功學第一書”。曾國藩曾這樣評價晏殊,位極人臣,享極盛名,非上天庇佑,乃深通解厄脫困之道也。

        晏殊提出,“馭情為先,而后可馭人生”,至今仍有深刻的現實意義。和很多寫出佳篇的人一樣,晏殊也帶出幾個牛人:范仲淹、歐陽修、王安石等。

        《解厄學》原文

        1、藏鋒:

        厄者,人之本也。鋒者,厄之厲也。厄欲減,才莫顯。上求賢,畢其功而志易。下求榮,成其事而意滿。不知戒惕,上下難容也。賢者不逐其名,仁貴焉。明者不戀其位,名棄焉。勇者不爭其鋒,勇斂焉。生之惟艱,何足道哉?

        2、隱智:

        用智者利,弄智者弊。暗用無敵,彰顯無功。不為己謀,君子之智也。莫使己虧,小人之奸也。不怨智寡,忠義失焉。上惟忠,能次之。下為實,術次之。不明其心,厄之難止。愚者言智,愚也。智者言智,禍也。

        3、戒欲:

        欲大無根,心寬無恨。好之莫極,強之有咎。君子修身,避禍也。小人無忌,授首也。一念之失,死生之別也。治貪以嚴,莫以寬。懲淫以辱,莫以隱。伐惡以盡,莫以慈。制欲求于德,務求于誡。悟者暢達,迷者困矣。

        4、省身:自知者弗窘也。識世者無求也。人有異,命不同焉。物有別,哀相近焉。待己如人,大計不失。智不及事,非察莫中。人多心易,非思難度。俗不堪親,非禮無存。憂身者無邪,正而久焉。憂心者無疚,寧而吉焉。

        5、求實:

        致遠者實,近利者虛。眾趨者慎,己悅者進。不拘于書,則不失于本。不求于全,則不損于實。人無賤者,惟自棄也。大智無詐,順乎天也。小智無德,背乎情也。識察務憂,憂弗學也。苦勞而少成,非實之過也。閑逸而多得,乃實之旨焉。

        6、慎言:

        言之禍,無論優劣也。語之弊,由人取舍也。君子不道虛言,實則逆耳。小人不表真心,偽則障目。見言見志,其行亦斷也。貴者宜謙不宜傲。卑者宜恭不宜放。人無信,則言勿聽。不知機而無泄,大安也。不避親而密疏,大患也。

        7、節情:

        知書而后忘情焉。抑性而后正身焉。縱親見私,不容也。縱友見拙,不智也。縱憐見稚,不厚也。天怒成災,人怒成害。君子戒悲,小人戒憂。不舍之情,羈身也。幸不恃色,榮定其品也。義不恃媚,信定其諧也。

        8、向善:

        吉有其因,福有其源。天佑善者,其心悟焉。言善未必善,觀其行也。言惡未弊惡,審其心也。名勿信,實勿怠。君子亦怨,不誤其事。小人亦友,不輟其爭。利可求,遵可守。惡惑愚不惑智也。善貴誠不貴法也。

         

        四、學風的研究之問?

        國人喜歡從眾、盲從,好比當前的房價股票市場,大家喜歡一窩蜂。從事研究歷史的所謂學者教授們也是,成就越大的影響越大的人物越喜歡鉆牛角尖去研究,這樣容易出所謂的“加工”成果。真正需要挖掘研究的一些影響歷史上進程的重要人物沒有人去關注、去深入研究。

        比如北宋重要的政治人物晏殊,更是缺少全方位的研究和發現。因為晏殊這樣的歷史人物在宋亡以后的后世產生的影響力沒有比蘇軾這樣的歷史人物更大,加之能夠查閱收集的歷史資料極其稀少,甚至苦難重重。更多的學者教授們更喜歡去研究那些影響大的人物資料重讀疊級去研究,比如宋人筆記很多種,對于記載同一件事基本也是大部分雷同,也會東抄西抄,道聽途說,也就成為了后世懶惰學者們的所謂研究證據。

        比好歷史上同時代的的晏子和孔子。《左傳》、漢簡《晏子春秋》記載了一個歷史上真實的原生態的晏子形象。而孔子在歷史上則有二種:一種是漢武帝獨尊儒術之前的真實的歷史人物——孔丘;一種是唐玄宗開元二十七年孔子被追封為“文宣王”以后的后世圣化形象——“至圣先師”。

         

        五、晏子春秋的真偽問題

         

        《晏子春秋》是關于春秋后期齊國著名政治家晏嬰的一部重要典籍,唐代以前,一般都認為《晏子春秋》是晏嬰自著,實際非一時一人所著。從柳宗元開始提出懷疑后,歷代學者對于《晏子春秋》作者問題各抒己見長期以來,《晏子春秋》的真偽、成書時間等問題,一直是學界爭論的焦點。唐柳宗元拋出《晏子春秋》是偽作的觀點,后世大多數研究者進行附和。1972年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晏子春秋》竹簡 出土,使久訟不決的真偽問題基本解決,即今本《晏子春秋》并非司馬遷、劉向以后人偽造。

         

        六、晏殊流傳后世的文學成就——北宋倚聲家詞祖

        晏殊是北宋第一位大量創作令詞的重要作家,他將小令的創作推到一個繁榮的階段,把令詞的藝術品位推向了一個新的水平,掀開了宋初令詞創作的新篇章,以致被馮煦《六十一家詞選》稱為“北宋倚聲家初祖”。晏殊《珠玉詞》是這一時期小令創作的典范,對宋初令詞的發展具有不可磨滅的拓展之功。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這是宋詞當中膾炙人口的一首小令詞,以其淺白圓轉的語言、意蘊深廣的虛涵,不僅展現了人生哲理的啟迪,也體示出宋代文人隨著輝煌燦爛的大唐文明的消逝,在繼承與反思中開啟了宋代文化的嶄新天地。這其中,晏殊無愧典型之杰出領袖。這首《浣溪沙》也是代表之一。

        晏殊一生久居要職,熱心于教育事業,而且能夠知人善任、扶掖后進,在為國蓄才方面有其突出的貢獻。晏殊在天圣五年罷樞密副使,以刑部侍郎知宋州時,把原由私人出資興辦的應天府書院改為府學,并聘范仲淹掌教,晏殊的這一舉動,為從地方到中央的大興官學導夫先路,歐陽修稱:“自五代以來,天下學廢,興自公始。”《宋史》本傳說他“善知人”,在位期間,提拔和培養了一批在政壇,特別是文壇皆有建樹的人才,薛礪若贊曰:“在政治上建樹,雖無顯著功績,而能汲引賢俊,以成為北宋升平之治,其功亦甚偉。”例如比他小十六歲的歐陽修,就是他任翰林侍讀學士知貢舉時在禮部試中以第一名錄取的,此后在仕途上,晏殊對歐陽修一直提攜有加。此外,范仲淹、韓琦、富弼、楊察等人也出自他門下,王安石、宋祁、張先等也受過他的提拔。

        宋人曾季貍稱:“晏元獻小詞為本朝之冠,然小詩亦有工者。如‘春寒欲盡復未盡,二十四番花信風’,‘遙想江南此時節,小梅黃熟子規啼’等類,亦有思致,不減唐人。”晏殊流傳后世的文學成就主要表現在歌詞創作上,有《珠玉詞》存世,晏殊詞是五代詞向宋詞過渡的重要一環,王灼《碧雞漫志》謂晏殊詞:“風流蘊藉,一時莫及,而溫潤秀杰,亦無其比。”

         

        七、晏氏家風的傳承

            

        2016年7月我很榮幸當選為全國第八屆優秀建造師。全國第八屆優秀建造師暨第七屆茅以升科學技術獎——建造師頒獎大會10月在杭州召開。全國第八屆優秀建造師獲獎者375名,第七屆茅以升科學技術獎——建造師獎獲獎者95名。該獎項是經國家科技部科技獎勵工作辦公室批準,由中國建筑業協會和北京茅以升科技教育基金會兩家共同設立,為了進一步激勵廣大優秀建造師為行業做出更大貢獻,擴大該獎項的社會影響力。

        由北京茅以升科技教育基金會發起的“茅以升公益橋”——“小橋工程”是一個公益慈善項目。該項目旨在為我國邊遠貧困地區的少年兒童架設安全求學之橋,為土木工程專業的學子搭建社會實踐的平臺。基金會“茅以升公益橋”項目的啟動,即是為響應國家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號召,實施教育部提出的“卓越工程師教育培養計劃”,也是在踐行茅老的工程教育思想。

        遺憾的是本次大會獲獎的470名全國建筑界優秀建造師們,僅我一人捐贈而已。如今該項建造師獎項已停止評選活動。

        最后,我感恩自己作為晏子、晏殊的后裔,也感恩一直在弘揚晏子思想文化,傳承廉儉家風的人們。相信好家風一定能帶動好社風、好學風,好民風、好國風。

         


        分享按鈕
        图片